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基金这五年

2003年04月01日 14:58 来源: 财经周刊 【字体:

 
  基金行业最大的变化就是由垄断到竞争、从卖方市场到买方市场,基金管理公司数量不断增加,基金规模迅速扩大。

  五年前的1998年3月27日,是中国基金新旧两个时代的分水岭。这一天,中国首批封闭式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开元与基金金泰双双正式设立,规模各为20亿份基金单位。

  那一天,很多人为此夜不能寐。陈志民便是其中之一。这位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科瑞的基金经理当时任职于厦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全面参与了基金开元的发行。他对本报说:“发行前第一次设定规模时担心的是10个亿能不能发得出去,后来定为20亿,但又有些担心20亿怎么能管得了。”

  五年后的2003年3月27日,国内的基金管理公司已有23家,管理着54只封闭式基金与18只开放式基金,基金市场总规模达到1350亿份,基金资产约占证券市场流通市值的10%,累计分红总额达239.45亿元。

  见证了这段历史的基金公司高层人士坦陈:“基金正逐步成为市场不可忽视的力量。”

  投机到投资 守望到主流

  “从原来比较投机、控制筹码,通过信息不对称甚至交易手段来获利,转向立足研究,通过价值判断,寻找被低估的股票,五年来基金投资理念变迁的脉胳十分清晰,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经理的观点颇具代表性,"随着基金规模的日益扩大,其投资理念对市场的引导作用日趋明显。”

  1998年,刚刚出世的基金尚在“摸着石头过河”。有业者描述,当时市场比较平淡,基金的规模也很小,所以只能被动接受市场的理念,在“乌鸡变凤凰”的重组题材上做做文章。1998年基金的整体业绩欠佳,若排除新股配售优惠政策的因素,收益很低。

  事实上,当1999年5·19行情到来的时候,10家基金管理公司旗下已经分别拥有一只封闭式基金,规模均为20亿份。

  5·19的井喷行情令基金一夜成名。各家基金普遍抓住行情,收益可观,以基金重仓股为代表的高科技板块一时间成为投资人追捧的主流板块。据了解,上述10只基金当年末的单位净值较年初平均增长了约30%,基金安信、裕阳和开元的单位净值增长更超过了40%。

  2000年初的网络股行情中基金再次成为赢家,绩优成长已不再是基金选股的唯一标准,多数基金青睐的投资方式是———顺应市场及时调整持股结构甚至大规模减持长期看好的重仓股,不断追逐市场热点或者主动发掘潜在热点。基金净值一时间内连创新高,尤其是基金安信、开元迅速突破2元。

  “在上述两轮科技股与网络股行情中,基金成为相对主力,对市场起到一定影响,但绝不是决定性的作用。”一位资深基金经理说,“之后到2002年中期,基金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于是由集中持股走向消极的分散投资。”这位人士坦陈,那段时期基金都很困惑,一方面基金的规模在扩大,但对以基本面为主的投资理念,市场还不完全认同;另一方面当时市盈率太高,有投资价值的股票不多,当时多数基金在迷茫中只以投资的名义做投机。

  资深基金研究人士刘传葵博士指出,由于一开始基金业的人才主要来自券商、信托公司等,对基金本身及其投资需要一个认识过程,在投资上自然沿袭了原来的做法,比如重仓持股、对公司基本面的重视有一个过程等等。正是2001年下半年股市进入熊市以后,促使业者反思,开始重视行业与公司的研究,重视组合投资,并逐步引入了指数化投资理念。

  2002年6·24行情以后,基金的投资理念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一方面,基金规模迅速扩大,对市场的影响已是举足轻重;另一方面,随着中国证券市场逐渐向国际化接轨,其他机构投资人也发现原先的盈利模式行不通,“庄股时代”已经过去,这时基金的价值投资理念开始为市场认同。

  今年初以来,基金重仓持有的汽车、钢铁、石化等优质低价大盘股大放异彩,带动了多数基金业绩的迅速提升。“现在的基金越来越注重投资,摒弃投机。以研究为出发点、对流动性要求较高、把蓝筹股作为投资重点正日趋成为主流。”接受本报采访的资深基金经理不约而同地对投资理念的转变充满信心。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评价中心胡立峰评价认为,基金终于摆脱了最初“寂寞的守望者”形象,变被动为主动,并开始主导市场。

  2002年6·24行情中部分基金出现的大幅增仓和2002年底出现的明显减仓,不少专业人士将其定义为两个方向性的错误。对此,一位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总监认为,这是基金“羊群效应”的所致。另一位基金经理则认为这是不少基金公司按照基金净值排名来考核基金经理的制度下,导致追涨杀跌的结果。也有业者指出,不能将2002年底的明显减仓轻易定义为"与行情反向"的操作,因为其中有不少基金减持的是投机性股票,"只能说在市场节奏的把握上还不够敏锐"。

  “全透明”压力促成规范

  有人以“玻璃缸里的金鱼”来形容处于“全透明”压力下的基金业。

  含着金钥匙出世的中国基金业,一开始就享有各种优惠政策的扶持。“当年我们都以成为基金从业人员而自豪。”一位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回想起当初的情景,颇有些激动,“基金业同时也面临着近乎苛刻的规范要求,正是这种‘全透明’的压力,使得行业不断反思和进步。监督其实是最大的爱护,有了严厉的监督,也就有了约束的紧箍咒。”

  5·19行情与2000年初网络股行情后,基金成为市场中举足轻重的力量。当多数基金公司都面对掌声与鲜花的时候,在两次行情中踏空的嘉实基金管理公司却面临着“集中投资”与“分散投资”的理念之争,并伴随着投资总监兼基金泰和经理波涛的提请辞职而公开化。继而引发了另一个故事———“基金黑幕事件”。

  2000年10月,《财经》杂志刊登了《基金黑幕———关于基金行为的研究报告解析》的封面文章,引发业界极大反响;10月16日,10家基金公司在国内三大证券报上发表“严正声明”,称《基金黑幕》一文“颇多不实之辞和偏颇之论”;10月19日,《财经》杂志在同样的报纸上发表了“严正声明”,称自己的报道“有正当来源和可靠依据”。

  2000年的金秋成为基金业的多事之秋,《基金黑幕》一文直接导致中国证监会对基金的异常交易行为进行调查。2001年3月23日,中国证监会在其网站上发布公告称,10家基金管理公司中有8家在股票买卖中存在异常交易行为,其中博时基金管理公司的相关异常交易行为记录数量明显突出,并认为该公司“在股票买卖中采用的异常操作手法与法律、法规所禁止的交易手段极为类似”。

  “该事件成为重要的分水岭,深刻的教训使得业者充分认识到基金作为公信力的行业,是不容有瑕疵的。”某基金公司负责人对此一直难以释怀。

  胡立峰直言:“尽管对于当时初生的基金业伤害比较大,但早发生总比晚发生好。当时仅10家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的规模也不太大,如果是今天才爆发这样的事件,后果更加可怕。”

  刘传葵指出,“基金黑幕事件”虽然是业内不愿看到的,但反过来也促进了业内对诚信的重视、促进了管理层的监管更加深入,由于整个社会对此事件的特别关注,所以客观上也一定程度推动了基金的普及。

  2001年岁末的“巨额申购深高速”事件再次使基金业体味到“全透明”的压力。

  2001年12月13日,中国证监会基金部负责人《写给各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的话》一信,在业界引发震动并引起市场广泛而深刻的讨论。

  面对声声质疑,有基金公司提出,发行制度是管理层认可的,超规模认购新股是公司尽可能利用发行游戏规则的结果,不存在违规违法,何况基金公司是充分利用市场环境为持有人谋取最大利益。

  市场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自律与他律、基金公司的定位、“好孩子与坏孩子”界限等问题的大讨论。

  一位经历了当时两桩事件的基金经理坦言,“‘基金黑幕事件’对整个行业是有好处的,因为涉及的是法律问题,把当时行业从初步偏离法规的歧途上及时拉了回来。但‘巨额申购深高速事件’涉及的是道德问题,基金公司的主要目的当是为持有人谋取最大利益。”

  胡立峰的看法是:“从行业审慎发展的角度,基金作为公募型基金,既然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就要受到市场的监督和约束,这个行业是天生需要一定程度的公开化。”

  值得一提的是,2001年中国证监会全面加大了对基金业的规范力度,除对基金的交易行为作出更为严格和明确的规定以外,还在更新基金监管理念,突出强化监管,促进基金管理公司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和内控机制,推进基金市场化进程方面采取了一系列配套措施。

  由垄断到竞争

  五年来,基金行业在发展壮大、不断扩容的进程中,市场化日趋明显。

  一位基金业的元老级人士称,基金行业这些年最大的变化就是由垄断到竞争、从卖方市场到买方市场,基金管理公司数量不断增加,基金规模迅速扩大。

  刘传葵从“老基金”开始介入基金职业生涯,迄今已近十年,在他的眼中,这五年来基金业的发展比想象的要快,“基金业在加速度的过程中,并没有回避问题而且在不断克服问题。”

  2001年5月25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申请设立基金管理公司若干问题的通知》,放宽基金管理公司发起人范围,推行“好人举手”制度,打破了基金管理公司由证券经营机构一统天下的垄断局面。银河基金管理公司成为“好人举手”制度下设立的第一家基金公司。

  2002年7月1日,《外资参股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规则》生效,基金业对外开放正式拉开序幕。

  10月16日,监管部门发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第一张“准生证”,由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德国安联集团作为发起人的国安基金公司经中国证监会批准获准筹建。2003年1月12日,首家中外合资基金管理公司———招商基金管理公司正式开业,湘财合丰、国联安接踵而至。

  2003年开春,南方基金管理公司的股权之争日趋激烈。自从2002年7月“1+1”原则即一家机构参股基金管理公司不超过两家出台后,一些参股基金公司超标的机构或计划再发起设立合资基金公司的机构纷纷开始酝酿出让部分股权,基金公司股东层面的平静被打破,股权转让热潮悄然兴起。

  “引进新鲜血液有利于冲击和打破基金管理公司的内部人控制和已经形成的利益网络,给基金业带来新鲜血液,促进基金行业的新陈代谢。”胡立峰认为股权转让在起到积极作用的同时也是“双刃剑”,可能使得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管理流程受到干扰,从而损害持有人利益。

  2001年9月,首只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正式设立,南方稳健成长、华夏成长紧随其后,基金业进入了新一轮的扩容期。

  “2002年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感觉市场发展得非常快,带来很多新变化,而这种快节奏的变化给行业带来了很大压力。”国泰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李春平的感慨,也是业内的共识。一年间,开放式基金的大扩容、基金销售渠道的多样化、基金品种的丰富,令人有些目不暇接。

  据统计,仅2002年一年,国内基金的资产规模就从818亿飙升到1300多亿,封闭式基金由48只增加到52只,开放式基金由3只增加到17只;新批准筹建的基金公司超过10家。相比其他仅在名称上变换花样的新产品,债券基金和指数基金的出现无疑令投资人眼前一亮。进入2003年,招商安泰、湘财合丰两只伞形基金的发行使得基金品种创新有了实质性进展。

  扩容打破了垄断,出身“天之骄子”的基金,开始尝到了“满街叫卖”的艰辛。 “以前是托管行宴请基金公司人士,现在反过来了,银行的客户资源对于基金销售至关重要,而销售直接关系到基金公司的生存。”某家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直言不讳。

  首发难,持续发行更难———面对这一难题,基金公司的经营模式开始发生变化。从以资产管理为核心到投资与营销并重;从过去三缄其口的封闭形象,到如今对基金产品、投资理念、风险控制等介绍唯恐不详细,巡回推介、基金公司媒体开放日等与公众沟通的方式层出不穷。

  就在基金想方设法走近投资人的同时,2002年富有戏剧性的行情却让基金业不得不接受几乎全行业亏损的事实;净值的大幅度缩水令保险公司为首的持有人呼吁封闭转开放;而2002年底的发生的开放式基金赎回风潮更是“雪上加霜”,初尝了销售中非市场化手段“苦果”,基金公司开始反思如何真正地贴近广大中小投资人。

  反观美国基金业发展的基础与历史,投资人理财习惯的改变、对基金的认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既然客观环境暂时无法改变,胡立峰认为,基金业可以作为的是考虑增加其他参与者的话语权,交出一部分规则制定和风险控制的权力,并由特定机构来代表持有人的权益,从而得到投资人的信任,吸收社会资金例如储蓄、养老保险、社保基金的广泛参与。

  新基金在不断地推出,精美煽情的海报在满大街的银行网点均可见到。也许有一天,老百姓寒暄的时候,流行的一句话是:你买基金了吗?但愿这一天能够早日到来,但愿基金业的明天更美好。

(wind资讯信息提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