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上电转债事件打盹 南方基金处罚当事人

2007年11月19日 18:02 来源: 《理财观察》 【字体:


  撰文  陈恳   

  纸包不住火。   

  遮遮掩掩一个多月之后,南方基金、泰达荷银以及华安基金等3 家基金公司集体昏睡,导致投资者在上电转债投资上少赚2200 多万的事件,还是走漏了风声。
  

南方基金受罚基金管理人员从业经历
姓名 现任职务 从业经历
吕一凡 南方高增长基金基金经理 经济学硕士,7年证券从业经历。曾任深圳证券交易所综合研究所高级研究员。2000年进入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先后从事研究、产品设计、基金投资等工作、南方稳健成长基金经理助理和基金开元经理。
蒋峰 南方避险增值基金基金经理 1974年出生,6年证券投资基金从业经历。毕业于厦门大学金融学专业,获经济学博士学位。曾任职于鹏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宝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先后担任研究部投资策略分析师、宏观经济分析师、社保基金理财经理助理和基金经理等工作。2007年3月正式加入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孙鲁闽 南方高增长基金经理助理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商学硕士。2003年加入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任研究员。
资料来源:南方基金网站,以公开资料整理 制表:金融界网站基金频道

  号称“投资专家”的基金公司竟然“忘记”操作,已经出离市场想象;更令人愕然的是,不是一只,而是五只基金同时失忆!   

  在铺天盖地地检讨声中,五只“睡猫”渐次浮出水面,不幸上榜者包括华安基金公司旗下基金华安宝利、南方基金公司旗下南方避险与南方高增,以及泰达荷银旗下泰达荷银效率优选和泰达荷银风险预算等。   

  但是,时至今日,究竟是哪些“睡猫”直接炮制了匪夷所思的上电转债事件,这些人有没有受到惩罚,承担了什么责任等诸多身后事,依然云山雾罩。   

  本刊独家获得的资料显示,至少在南方基金,已经三位基金高管遭受公司的内部处罚,并课以相当数额的罚款。   

  这成为“上电转债门”事件中,唯一有据可查的“罚单”。   

  “睡猫”身份曝光   

  根据本刊独家获得的资料,南方基金有两只基金和三位基金高管为“上电转债事件”负责,并受到相应的处罚。   

  这份处罚决定称:“由于南方高增长基金、南方避险增值基金管理人员疏忽,未能及时实施可转债的转换,给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经调查上述两基金的基金经理及基金经理助理工作失职,基金经理负主要责任,基金经理助理负次要责任。”   

  因此,根据这份处罚决定,南方基金处罚了三位基金管理人员,分别是吕一凡、蒋峰和孙鲁闽。   

  根据南方基金公开的资料,吕一凡为南方高增长基金基金经理,蒋峰为南方避险增值基金基金经理,孙鲁闽为南方高增长基金经理助理。而遭受本次处罚之前,三位专业人士皆有不凡的从业履历(见表1)。   

  受罚   

上电转债券发行时的基础数据

上电转债券发行时的基础数据(图片来源:理财观察)

  本刊独家获得的处罚决定书显示,南方基金“决定给予吕一凡、蒋峰严重警告,并罚款此次损失额的5%;给予孙鲁闽严重警告,并罚款此次损失额的2.5%”。   

  然而,本次南方基金在上电转债事件中究竟损失几何?   

  根据上海电力的公告,“上电转债”赎回登记日为2007 年8 月14 日;赎回日为2007 年8 月15 日;赎回价格为每张103.20 元,其中含税当期利息2.20 元,个人投资者持有“上电转债”代扣税后赎回价格为每张102.76 元。   

  而就在8 月14 日最后一个交易日,上电转债最终以225.04 元收盘,这意味着没有转股的投资者如果在该价位抛出,相比当初的申购价,也能够立即可获得120% 以上的增值;而强制赎回的价格仅为103.2 元,已经到手的120% 收益成为一张废纸。   

  按照225.04 元的收盘价和103.2 元的强制赎回价简单计算,如果没有卖出或者转股,而是被强制赎回,每张上电转债的损失高达121 元。   

  而根据南方避险和南方高增2007年的中报( 见表3, 表4), 两家基金分别持有上电转债市值9407557.60元,按照6 月30 日,上电转债收盘价203.98 元计算,南方避险和南方高增各持有46120 张上电转债。   

  照此计算,南方基金在上电转债上的投资损失估计为11161040 元(46120×2×121),按照罚款比例(7.5%),吕一凡、蒋峰和孙鲁闽等三位责任人将共计被处罚84 万元左右,其中每个人将各自承担28 万元左右。   

  而市场普遍估计,就整个基金行业是而言,损失是2200 万左右。   

  根据上电转债的公告,“截止到2007 年8 月14 日,已有 972876942.64元‘上电转债’转换为公司A 股股票;尚有27119000 元‘上电转债’未转股,占‘上电转债’发行总量的2.71%”。这两个数字相去不远。   

  不过,对于投资者而言,只是虚惊一场,并不会遭受直接的损失。   

  南方基金公告称,“公司已于上电转债赎回日当日(8 月15 日)以风险准备金弥补了全部损失。上述方案对基金净值没有造成实际影响,有效地保护了每一位基金持有人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失。”   

  其他涉案的基金亦有类似的表述。   

  谁之错?   

  “上电转债事件”浮出水面之后,一种颇有推卸意味的说法认为,由于基金经理管理的资产众多,难免有失误。  

南方避险2007年中期持有的处于转股期的可转换债券明细

南方避险2007年中期持有的处于转股期的可转换债券明细 (图片来源:理财观察)   

南方高增2007年中期按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大小排序的债券明细

南方高增2007年中期按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大小排序的债券明细 (图片来源:理财观察)   

  实际上,持有品种众多因而出现了疏忽,并不是一个充分的理由。根据本刊的统计(见表3,表4),南方旗下两只基金持有的债券数量并不多,更何况上海电力曾经8 次公告。   

  一位基金人士表示,一个基金经理不在状态还可理解,但是同时5 只基金出事,这只能暗示目前的制度整体出现了问题。   

  该人士认为,诚然,基金经理应该承担责任,但是难道公司本身就没有错?如果不是基金交易、技术系统控制、稽核和风控等业务流程都是一路绿灯,基金经理想犯错误都难。   

  前述人士表示,某些托管银行的责任心不强,日终对账形同虚设,也逃不脱板子。   

  本次事件之后,监管部门发给相关主体的通知中,除了基金公司,还抄送了托管银行。   

  市场另外一个质疑在于,事发之后,并不见基金公司有何响动,只有在盖无所盖,藏无所藏时,才勉为其难做出一些信息披露的姿态。   

  例如南方基金,根据本刊获得的资料,南方基金的处罚决定是8 月24日即做出,但是此后从来未对投资者透露半点信息。   

  时至今日,其透露的信息也仅限于“公司已经严肃处理了相关当事人,给予了当事人行政和经济处罚”。   

  相关专题

  基金公司身陷上电转债门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