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创业投资价值榜颁奖典礼第三场高峰对话实录

2007年11月22日 17:45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第三场高峰对话

  中国创业投资价值榜第三场高峰对话(摄影:董宣 图片来源:金融界网站 )

永威投资总经理 谢忠高

  永威投资总经理谢忠高 (摄影:董宣 图片来源:金融界网站 )


  金融界网站11月22日讯 2007年11月22日,2007年中国创业投资价值榜颁奖典礼在北京星河湾四季会举行,金融界网站对本次典礼进行了视频及图文直播,以下为第三场高峰对话实录。

  主持人1:下面我们最后一个论坛,下面请创投业最有代表的投资人给我们解析2008中国创业投资发展趋势与展望。

  永威投资总经理谢忠高先生,东方富海总裁程厚博先生,汇丰直接投资执行董事梁英杰,凯鹏华盈执行合伙人汝林琪女士,鼎晖创投合伙人王树先生,软银中国主管合伙人阎炎先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合伙人张帆先生。

  谢忠高:我要问大家的第一个问题,我们过去两年中间这些重量级的VC,你们挑案子里头,哪个案子是值得你骄傲的,你觉得里面是运,还是风水,还是什么?你是运气好,还是周边有奥恼呢?我想VC给大家分享一下他们的经验。

  汝林琪:这也是第一次碰到这个问题,  从我这个角度来讲,今天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最幸运,最值得骄傲的是阿里巴巴。我们是2001年1月的时候成为阿里巴巴的投资者。当时我们所创办这个基金叫TDF,我觉得能够进入阿里巴巴运气占了很大部分。当时我们投这个项目,到01年的时候对公司本身是抱着不确定的态度,因为01年的时候,所有网站公司泡沫破灭,觉得阿里巴巴未来的道路很坎坷,很不明朗。所以董事会的成员都愿意在马云的这种非常强有力的领导者领导下可能有一线生机。

  其实从我们的角度来讲,第一个是运气,第二个是我们99年的时候会预期互联网未来十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所以我们99年的时候投阿里巴巴是最好的选择。第三个,我们当时投了Google,在大家的坚持下,在领导的带领下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是要靠时间的磨炼和培养的。

  程厚博:我是东方富海的,这个问题非常好,在我参与过的案例当中,像潍柴动力,我们做这个案子都是在香港返回来到国内上市的,我觉得这个是我们靠运气的,也是靠实力。当时互联网泡沫破灭,我们要找一些传统的行业,从这些行业找一些机会,所以我们就找到了潍柴动力,它是做发动机的。这也是我们碰到了一个很好的时机,因为潍柴动力在我们投资前七年都是亏损的,前一年才开始盈利。它是碰到中国一个大经济环境的改善,而且带来一个机会,就是中国高速公路施工重型机械需要柴油机。潍柴七八年前引入了一条大型发动机的生产线,但是中国之前都是小型的机车,所以计划没有实施。到现在需要大型发动机了,像上柴等都没有,只有潍柴一家了。

  我们这个案子也得到了超过一百倍的回报。我觉得是我们坚持努力去寻找这样机会,第二个也是我们运气比较好。我们现在来看,未来从我们创业投资的趋势……

  谢忠高:到下一轮的趋势。我们要从刚刚讲的这些东西,怎么去看未来。

  梁英杰:我是汇丰直接投资的梁英杰。

  我做直接投资十多年了,大概15年的时间在中国。这15年时间的中国资金是丰富的。2000年的时候互联网泡沫破灭以后,做风投的人就很少了。现在又活过来了。

  最近到了一家上市公司,这个是做快餐的一个公司,在香港上市的。他说在92年到中国做快餐行业的时候,问题是什么?他要买一些牛排、猪排。中国生产的猪不符合质量的要求,所以要进口。当时他们平均下来40块钱一个快餐,中国人还是负担不起的。现在这个市场什么变化,现在市场是完全不同的,产品把成本拉下去,把40块钱拉到20块钱。这个供应和需求都给予了机会,这就是时机的问题。

  作为投资来讲也有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谈运气的时候,和企业的实力也是很有关系的。我觉得作为最自豪的项目,永远是下一个。我们去年也有一家公司上市了,到现在有十倍的回报。

  我们05年的时候差不多是十几家VC里面最后一家,现在已经做到很大了。我们做公司05年时机是比较重要的,但是现在还是实力比较重要。

  谢忠高:我强调一下,我的问题最后一项就是苦读书,现在VC中有没有在这上面琢磨。

  王树:这个问题比较好,我们在业内比较影响的就是腾讯网,主要的是坚持。但是坚持这个话好说,但是是很难得。我们坚持了十年,那时候我们9个人已经坚持了十年了。当时阿里巴巴也有机会,网易也有机会,但是我还是最好的创投。当时92年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坚持,很多人都不干了。

  谢忠高:92年是不是时机太早了吗?

  王树: 对,肯定有个问题。大家都觉得好的时候,IDG做的好,都来投了。当时做的确实少,但我们坚持到现在的。当时我们错过了阿里巴巴,错过了网易。但是从当时的逻辑,我们是对的。中国这个地方很大,机会很大,每个创业者,每个商人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他给各种有志的人,能够专心来挖掘的人都提供了一些机会。我觉得和IDG是不一样的,但是都可以成功。这个世界好玩儿的就是在这个地方。所以你不可能把什么钱都赚了。这个我心态很平衡。前不久我请一个IDG的董事吃饭,他说你做的一个公司恒信上市了,有50倍的回报,那个公司不太有名的。我觉得要根据项目的情况去判断,但是中国人只要大家认真的做事,有一个正确合理的策略,总是有机会的。

  谢忠高:你还是没有讲到一个案例,哪一个公司是你最骄傲的?

  王树: 就是恒信。

  阎炎: 我觉得一个行业里面有比较持续业绩的公司是很重要的,机会可能重要,但是如果从时间意义上来看,运行能力也是很重要的。我想说明一下刚才说的话,关于运气的事,我们03年投盛大的以后,04年盛大上市,05年我们退市,我们拿4000万美金,这个确实是一个很成功的案子,但很多人说是运气。

  我们去年9月份投了完美世界,8000万美金,到今年差不多有6亿美金,我们回报远远超过了盛大的绝对书和百分比。如果从M2来讲就更高了。我们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最好的项目就是下一个。

  我拿自己来说,我们看到很多网游的公司,但是我已经在那儿做了,你非要接做,我们做完美,确实因为它有很多有特长的地方。做完以后,因为同行业我们不能投史玉柱的公司,但我做了他们的独立董事。他今年也要上市。

  我们在网游行业做了很深入的研究。本来我们很不愿意投完美,但是完美的总裁说,你来听我讲20分钟,如果你不投没关系。我们当时看过美国,看过日本,看过台湾,我觉得他们比所有这些都好。我们看了他们之后,就马上决定投资。

  所以我想说明一个观点,运气可以帮助你一两个成功,如果你要做一个很长的时间,能够一直成功,一定要做一个有思想的投资人。

  谢忠高:你刚刚提到了一个事情,要坚持,要聚焦。你也说你们网游这块研究的很深很透。但是2000年的时候,美国也有一些VC,之前都是叫做某某某的,曾经都非常厉害,但是在那里头非常的懂,最后泡沫破灭的时候,就挂掉了。这个时候你们是不是多讲一些?

  阎炎:我觉得中国现在和2000年的时候可能不一样。专业的VC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今年中国VC投资是200亿美金,美国大概是280亿左右,以色列去年是18.8亿美金投资。总体来讲中国的情况是非常非常适合投资的。所以我想美国当时这样一种情况,是一种大的市场。在很大程度上中国还没有到美国那种氛围。

  张帆:大家好,我是红杉资本张帆,我对主持人这个问题非常感兴趣,因为作为VC,我们所在的一个行业是一个商业的。但是在中国不幸的是我们企业多,但是你要寻找一个有规律的东西出来,我觉得每做一个企业都有运气在里面。

  看我们过去几年,要看我们的经历,不仅有运气的成份,还要保持一个很好的心态,把自己控制好的项目做好就可以了。时间长了以后,我们读书、努力就形成了你的业绩。

  我觉得运气,作为一个成功的VC都有的,但是我们更多看重的每天日出辛勤的工作,每周不同的帮助他们企业,日复一日的耕耘,这个都是运气的成份。这个我们也是经常灌输给红杉资本员工的。

  其实中国的大势是很好的,如果你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智力和能力,如果你能够逐渐的一步一步把自己的能量和能力放进去,踏踏实实的往前走,然后不成功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只要你努力去做,低头努力的耕耘,不管你从事哪个行业,哪个工作都会成功的。不管我们的命,或者是运,或者中国目前历史阶段的风水怎么样,都会给自己创造很好的环境。过去这几年,我们一直在自己创业,我们更多的像创业家一样,做自己的工作。

  我们骄傲的案子就是亚洲传媒,成为第一个在日本上市的中国企业,今年上市的。它是从事电视广告的,传统行业的,但是这是一个很大的蓝海。他找到了自己的扮演的角色,成为中国电视走向资本市场,在海外市场上市的。在我看来,公司真正高增长,快速增长的时候还没有到来。但是民营企业都面临很多很多的机会,这个领域比包括户外,包括分众,还要充满活力。

  谢忠高:我发现张帆不断耕耘的精神,不断的辛勤的工作,这真是的一个典型的创业家。

  我们既然说有大部分人都说有运气的成份,但是中国也是很注重实力的,我们说的时候都会说  我们不光是八字好,我们还有自己的实力。所以你要选我做投资人。我想大部分人赞成这一点。

  假如投资过程中,被投资公司没有钱的时候,或者钱不够用的时候,你们会怎么做呢?

  张帆:我觉得坚持在很多企业发展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企业家把钱抛光了,如果你是一个好的VC,你应该问为什么?你的钱花在什么地方。如果你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家,你不应该考虑投还是不投?如果你知道这个企业有希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面临的是不断撞南墙的过程,你还会投的。因为我们对企业的这种参与,和企业家无时无刻不在一起努力奋斗的过程中,积攒的经验。所以我从来没有感觉这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有的时候我们会选择不再参与,也会劝企业家出售这个企业,寻找更好变现资产的机会。因为未来企业发展挑战很多。我们也有的时候会帮助他贷款,或者把基金的钱投进来,这时候不同的方式会起到不同的效果。

  谢忠高:

  因为你对企业的参与非常多,当企业有问题的时候,早知道干什么事情。

  张帆:出售这个企业也是一种方式,不代表你不看好这个公司,而是让它有更好的发展。

  阎炎:坚持其实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不是最重要的条件。我们要有好的团队,好的实力等等。这也是做VC最难的一个地方,实际上它是要投资人一个综合素质,我个人认为是这样。它需要你很多知识的聚合,形成对人的判断。

  另外一个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是需要把你感情上的情感因素和你理性的决策分开。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撒手的时候要撒手。我觉得一个好的投资人做投资决策的时候,是非常理性的。

  我们这行干过了以后,基本上在做决策的时候,可以是完全不为情感所左右。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好的职业投资人一个基本的前提。

  王树:坚持从某种角度讲,是一个公司做一个事,要经历很多的低潮还能继续,这是一个坚持。虽然我们错过了阿里巴巴,错过了网易,但是我们有携程等等,具体成功并不是赚了多少钱。

  阎炎:我觉得做一个案子特别坚持,认为自己都对,基本上失败的概念超过99%以上。实际上你在早期的企业,它是有很多变故的,所以你要有开放的心态。所谓坚持,就是道路上,对信念的坚持。我碰到很多的企业大多都是这样的,不好的项目也是坚持,失败肯定是在99%。

  王树:如果你确实很认真的反思过了,我们的钱也没白搭。我们做了一个公司,做服务器的翻译软件的,人不错,谁都说不好,但我们投了,一直坚持,到现在非常成功。我们后来也做了框架,都是非常成功。就是一个人很聪明,知道错是为什么错的,对是为什么对的。如果一个人不认错,最后不是争是非,还是争面子,他永远不会赢的。

  谢忠高:说的太好了。我觉得最重要的,阿里巴巴CEO也是说,也许把投资者摆在最后。但是我们永远都是帮我们的投资者做最好的回报。

  王树:其实中国这些事,我觉得还是跟实力、经验、时机都有关系的。举个例子,中国邓小平南巡的时候,PE火的不得了,在中国很多案子,包括蓝带啤酒等等,到现在几乎没有了。但那个时候从VC的角度插入,而不是PE的角度,坚持走到现在就很好了。像他们这个公司坚持做PE,蒙牛、景德镇陶瓷什么的,还有双汇、百丽、泛华,到现在做的也非常成功。这也是坚持到最后的成功。

  梁英杰:我觉得讲到企业在成长过程中,在发展过程中,都会有机会把钱花掉的。但是作为一个VC,我们适当的时候,这个项目还是会继续下去的时候,我们还会支持这个企业。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可能这个项目不一定能继续下去了。作为一个VC,我们投一个公司以后,就要跟它建立一个很好的财务系统,它的钱花在哪里,我们觉得钱花的差不多的时候,要做相应的举动,包括裁员。包括阿里巴巴也有裁员。每个公司裁员并不代表要完蛋了,而是等待时机,把公司准备得更好,迎接时机。我们真的裁员的时候也是把公司损失降到最低,让企业更持续的发展。我们这时候是能帮助企业家做一些事情。因为企业家都希望明天时机就到来的。但是不一定是这样的。我们做VC都是在适当的时候给他帮助,加速他的决策,加速他的判断。

  程厚博:非常赞同前面几位的观点,所谓的坚持不是盲目的坚持,这点从回答我们是干什么的,就可以很清楚的,我们不是活雷锋,也不是政府基金。你是干什么的,要明白。我们讲的坚持,是指对我们做的事情的坚持,在坚持的过程当中,你总会发现金子,也不会不断挖掘好的项目,或者单个项目来讲,你的坚持就是在建立你对他的判断之上的坚持。如果它是有价值的,但是如果没有发挥到他的潜力,遇到了困难,这时候我们要坚持。我们不管什么状态,对个案我们会作出自己的选择,我们在他选择帮助,他有潜力的时候,我们会提前帮助他,或者引入其他的投资者一起帮助他。如果他没有希望的时候,我们就要收手了。

  汝林琪:这个问题还是很值得思考的。做VC,我们做投资决策的时候,从我们的角度来讲,任何一次融资对我们来讲都是把它当成一个新的一轮融资,很多情况都会考虑的。我们跟企业家关系都是很好的,基本上第二轮都是投下去的。

  我讲两个案子,这个都是我们参与的。第一个是正面的,阿里巴巴的,我们第一轮和第二轮都参与了,当时是用2200万美金达到成了,得到了5倍多的回报率,但是第二轮这5倍多的回报,现在又得到了30倍的回报。我们正是看好马云。

  第二个案子就是安家,2000年泡沫破灭的时候,张旭东认为网上房地产是没有前途的,所以到了线下的。我们从0的按揭量做到38亿人民币按揭量,就是在上海占有了20%的占有率。当时我们所有投资的董事对公司很有信心,公司也快速决定把钱用完。我们认为问题不大,进行第二轮投资。当时有三家认为可以投资,我们是唯一的小投资者,当时进来的都是很大牌的。但是05年的时候,政府完全抹煞了安家  很多创新的产品,因为我们的业绩从38亿的按揭规模,第一季度立刻降了80%,第二季度越做越没信心了,基本上掉到90%。它跟04年就是完全不同的公司。三家投资者就对这个公司的风险有新的认识,认为这个公司的继续走下去,完全跟以前不一样了。所以这三价基本撤出了。但是我们作为唯一的一家投资者,继续支持了安家的事业。我跟张旭东当时也是很好的朋友了,他自己也愿意继续下去,但是他认为这场冬天是很久的,大概五六年,二手房的按揭市场到底有多大看不清楚。所以他们做了一个决定,看我们能不能出500万美金,我们面临这个决定的时候手上没有这个资金的实力,而且我们认为200万和300万是可以的。但是张总认为没有500万美金,把员工稳定住是不可能的。我想最后大家也知道,安家基本上按揭这块正式结束了。当时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决定,但是现在来看张旭东当时做了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他现在在做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司的总裁。他还会创出来业,他创业的时候,我们还会跟着他。我们还是希望继续支持他的。

  谢忠高:我相信很多问题的答案就是看这个问题是什么问题。当我第一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是从一运,二命开始的,每个人都在谈坚持。我们每次投企业的时候,一定要了解企业的发展的状况。

  现在大家都知道,国内一流的VC在看案子的时候,让大家比较深刻的VC的想法。接着来进入今天的主题,请各位VC讲一下,你们明年哪些公司要上市,你下一步希望看到的是有机会IR很高,还是团队很好,还是在国内做案子,还是希望案子在国外上市?接下来要看明年的看法,希望你们多思考。

  汝林琪:如果展望明年,今年对大家来讲是一个市场非常好的一年,从三方面,新的基金成立,包括现有基金的到位,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也是历史的新高,而回报也是历史新高。我们自己都有很清楚的投资方向。我们从不同角度来看,大家都对自己的投资方向有调整。至少我们会对不同的领域,希望在自己特别有竞争优势的情况下,做一些比较好的投资判断。

  在投资方面,可能大家有把握的,大家比以前更有信心放手投。但是越来越多基金,不会像今年这么快的速度,相对来讲有点快的投资。我个人没有那么乐观,每个人都有自己成功的方式,但我还是一个比较有危机感的人。我对我们的团队来讲,对企业家也讲我们要有一个竞争的危机感。我们VC也是这样的,你是追求IR的,还是追求其他的,如果你追求IR,只要听到哪家公司上市,都会去投的。但从成功上市案例来讲,这种投法最好的。但是我们的理念一直是以客户为主,我们自豪的是我们是一个重质量的,而不是重数量的。我们希望成为有实力的企业家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希望从早期的时候,一直培养企业家,甚至上市以后和这个企业有合作机会,这个对我们从质量的角度来讲是很有意义的。

  程厚博:我们的投资理念应该是一个保证基金持续、稳定的,保持一个好的回报。所以我们不能仅仅追求投一个,或者两个,让业界称道的项目而已,而是让基金有一个持续的发展,这是我们的一个门面。

  在这儿我想说一下,台上坐了七位,应该说他们六位是外资基金的VC,只有我一个是本土的。应该说从规模实力上来讲,也可以显示出外资远远大于本土的。但是现在一些机会也在悄悄发生变化。我们是在11月9号刚刚募资成一个国内基金,是9亿个规模,这个过程当中我感觉到一些情况。

  第一个,国内的资本还是充足的。第二个,掌握资本的人对VC行业也比较看好,所以在募资过程当中还是非常顺利的。第三个,我代表本土,如果在两年之前我没办法讲这些案例,也不知道讲什么。现在经过这两年的发展,出乎我们的想象,整个法律环境,市场环境,中小板开设,以及很快开的创业板,都为本土的创投机构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想象空间。所以我们现在很小,我相信本土的创投也会非常迅速的火爆起来,我们今年整个全球股票火爆,可能明年会有一些调整,或者其他的情况,要认真对待。但是法律上的障碍排除,可能胜过市场上的波动。所以我非常看好本土的VC。

  梁英杰:最近有一个朋友也开了IPO会议,他说他们投了一个公司,IR也比较满意,翻了一番了。所以在这个市场很火的时候,本来不应该成功的VC案例都成功了,所以这个是时机好。这个说法说完了,也反映了市场的情况,这是一个比较毛躁的情况。很多投资本来不是很成功的,可能成功了,本来不应该上市的也上市了。

  王树:我们中国可以动的钱比国外多的很多,我们现在做的案子范围也比较广,这可能也是一个问题。所以说我们需要一个判断,因为资金是有限的,在中国各种形式都有,这么多钱,这么多机会,我希望我们的案子有质量。但却是也要有一个数量上的平衡。这是我的想法。在某些领域,我们确实还是很有经验的。我们要保持自己的信心。另外一点,要确实认真学习一些新的领域,花精力学习我们一些不知道的东西。我们喜欢在新的形式下,探索一些新的领域。像他们做的企业都是很好的,包括盛大。市场越成熟,供求越兴旺,你机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要去学习。

  阎炎: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明年要做的事情跟今年是一样的。因为作为一个VC或者PE来讲,我们做任何投资决策,不会受公众市场的波动而影响。中国每个行业都有机会,中国过去30年,可以说是最大财富的创造。所以中国现在每个行业都有机会。但是我觉得左眼看机会,右眼看起来都是陷井。中国政策的风险,刚才有嘉宾也讲了,非常厉害的。所以我要讲的中国哪儿都有机会,哪儿都有风险。

  张帆:其实市场非常好的时候,作为一个VC来讲,作为长远的发展,更需要如履薄冰,因为不需要这个时候资本市场有噪音影响到你的决策,影响到你现在挑,投什么企业,这对一个投资公司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2001年,对于投资公司来说是最没有希望的时候,反而蕴含着很多机遇在里面。中国市场今后的资本市场,以上证指数、恒生指数为  代表的市场上上下下的起伏,肯定会为我们这个行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干扰,但同时投入到一个行业里面,坚定的认为,不管对明年的市场是不是下滑,这个企业我会开心的去投。当你抱着这种理念去投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更多的被股票市场所左右。所以对于我们风险投资来说,20年后,我们红杉资本有哪些值得骄傲的企业,我们可以放在我们的网站上,放在我们的企业杂志上。

  谢忠高:说的太好了,不一样的VC就是不一样。在大势好的时候,我们非常好的往前走,风调雨顺。你要想融两百万的时候,你眼睛要放的远一点,看更远的未来。今天论坛就到这里了,非常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

  2007中国创业投资价值榜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