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巴曙松:基金公司的品牌之道

2008年01月02日 12:58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巴曙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现场演讲(来源:金融界网站)      

  金融界网站12月29日讯 第一届金基奖年会暨2007最具公信力基金公司颁奖典礼于12月29日下午14:30在上海市静安区万航渡路818号吉臣酒店8楼举行。以下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的演讲实录。      

  巴曙松:谢谢主持人,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基金界的朋友,很高兴在今天给大家就基金行业发展的一些问题,谈一些个人的看法,现在我们基金经理可以暂时放下一年的压力,昨天是最后一个交易日,今天是最后一个工作日,那么中国工作压力最大的大概就是基金行业,大概应该在18个月到20个月左右,我也在基金公司参与过监管部门的一些产品的评审,也是基金公司的董事,也知道内部排名后10%将会下岗。那么我想今天谈的呢,不像这些专家和那些广大的基民,和我们媒体的朋友评审的时候,已经充分考虑了大家在基金评价里面考虑的收益、阿尔法、贝塔等等,我想今天用半个小时讲基金公司要形成自己的品牌,可能需要一些特定的外部的环境,一个好的植物的生长需要好的生态环境是一样的。      

  目前为止,像张杰说老鼠仓如何,坦率地说,不同的金融机构架构设计里面,透明度最高的是基金公司,与银行、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相比较,基金公司引入了托管、内部交易这种风险分离的制度。基金公司的品牌效益也日益明显,好的公司可以一个小时发几百个亿,好的公司,股权能开出131块钱,那么我相信如果所有的基金公司的股权都有一个市场去开的话,这期间的差异程度非常大,我估计不会从1块到31块的差距,大家关注行业的集中度来看,top10占的行业的集中度是在上升,那么我们这个基金行业,它总体上,特别是经过基金黑幕之后,监管不断加强,所以这个监管的严厉程度是其他领域所没有的,我理解监管者的用心,就是这个基金行业是在整个经济环境中生存的一个环节,所以,监管者把能管到的领域管的严严的,尽可能采取成本最高,但是风险最低。      

  从整个基金行业大的品牌出发,不仅是每一个基金公司有品牌,整个基金行业有一个品牌。比如全世界,有很多的基金公司朋友说,中国选择的基金监管道路,实际上是成本很高的,尽可能地把这些风险想到,全世界很多基金公司,不是每个基金公司都要建立那么严格的制度,每个公司投资之前,要有分析报告,这些程序我们都有,作为常规的要求,那么随着我们金融改革一些进展,下一步,我们应该有一些领域,针对我们出现的问题做一些改进,这些改进有助于我们基金公司,比如在明年第二届的金基奖评选里面,基金公司有动力,有能力去形成自己的特色,积累自己的公信力,到目前为止,基金公司相似的程度远远大于它的差异化的程度。1500家上市公司里面,我看能够进这些基金公司的股票实在,往多里说400只,500只,大盘精选,小盘精选,什么地区精选,每个都差不多吧。      

  那么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讲,为基金公司的品牌建设提供一个更加基金、活跃、宽容的制度环境。第一个,通过建立长期激励机制来形成。今年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一个现象,就是大量的公募基金经理,一些专业的投资人士转向私募,那么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当然在全世界里面,也没有发现我们这样基金经理如此大规模地转移、挖角,我们经常说基金经理在电梯里,一个30层的楼有30个基金公司,今天在1楼下,明天在30楼下。还有我们基金公司的高管,管理层辛辛苦苦管一个公司,整个团队可能到100亿、1000亿,要把基金公司国际通行的一些经验引入过来,比如股权激励机制,这个是国际基金业普遍采用的惯例,体现了人力成本在基金公司里面的价值。因为基金公司是非常典型的人力。国外的公司大多依靠合伙制建立,而且长期实行员工持股的计划,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富达,它的股权里面家族持股49,员工持股51,员工是真正的大股东。再比如在锦顺集团里面,40%的股权为员工持有,所以目前,我们目前国内的基金行业,存在着人员流动过大,基金经理变动频繁,单纯依赖外部监管的行政管制,是难以杜绝。必须从制度上解决从业人员与公司发展之间的矛盾使两者利益保持一致。      

  实际上从前有的《基金法》的法规来看,《基金法》只对主要股东的资质进行了规定,对其他股东没有进行规定,对通过在《基金法》中修订和补充相关的条款,允许基金管理公司采用有限合伙制的员工持股计划,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消除这种现象,这是我想讲的第一个,要通过建立激励机制,形成基金公司的品牌,要不然的话,基金公司就变成一个壳,很难形成一个稳定的团队和品牌。      

  第二,我们说要注重通过集公司型基金和契约型基金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促使基金的形成,公司型基金因为制度上的优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服契约型基金,难以约束基金管理人行为方面的缺陷,在国际范围内,公司型基金的发展快于契约型基金的发展,在发达的基金行业,基本上都是公司型的基金占主导位置,而我们国家由于缺乏法律定位和税收优惠,公司型基金没有推出,有一些公司做了尝试,模拟的公司型基金,比如我们在基金公司引进独立董事,然后监管法规说独立董事要为小股东说话,那我们在为基金管理公司的小股东说话,还是为基金持有人的小股东说话,站在哪个角度呢。公司型基金从《基金法》的管制范围内提出了,由国务院另外规定,目前看《公司法》不超过净资产50%的公司,与一般的法人性公司有很大的差别,难以满足要求,特别是对投资型公司的税收优惠,在税收上与一般公司一样,缴纳营业税和营业所得税,总和占相当高的比例。      

  美国的做法是专门设立一个,1940年《投资公司法》,对公司专门加以界定,借鉴成熟的经验,我们可以在《基金法》的修改中,为公司型基金专门设立一个条款,取决于其他部门的配合,这是第二,我们说公司型基金和契约型基金,要让管理人受到监督,受到制约,让我们的基金持有人发挥自己的约束能力,在目前来说,缺乏有效的渠道,现在是冀望与监管部门的评审审计,对过程的审批,和基金持有人的投票,因为我们原来基金持有人的契约型基金里面实行监督,成本很高,而没有监督,怎么可能让他有自己对自己品牌公信力的高度关注呢?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第三,就是我们要创造条件,形成基金公司的真正多样化的投资风格,多样化的投资策略。只有有多样化,才可能形成差异,才可能形成品牌,才可能形成真正的公司的号召力。如果所有的公司投资的风格都差不太多,产品也差不太多,只是在名字上的差异,谈得上什么品牌?在市场发展的早期,我们曾经也有一些公司想探索这方面,专门做哪一个行业的重点投资,当时比较小,不具备让他们生存的空间,现在来看,我们中国的市值30万亿,上市公司1500多家,明年我们还会推出创业版,OTC市场,债券市场规模又很快发展。随着二级市场的活跃,私募的投资,基金的投资也会越来越活跃,那么这就给我们推动投资的多样化,提供了可能。所以这就给了我们一些考虑,比如说,我也是从媒体上看到的,我们相信媒体报道,如果媒体报道真实,比如给领导打电话,你这个仓位太高了,你这个仓位太低了,这在风格趋同的时候,担心引起共振效应,可以理解。      

  老百姓都买基金,基金都买100只蓝筹,把蓝筹推到高股,这样形成一个共振非常可怕,可能产生的负面效应是风格趋同,本来在市场调整里面,本来是转折的时候是表现不同的风格的时候,有进取的,有消极的,有平衡的,投资者自己做出选择,你不给投资者一个选择的机会,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对的还是错的,即使判断是对的,导致了风险,基金持有人自己没有做回判断,下次我赎回惩罚你,现在大家都是统一的,一样的仓位,一样的比重,很难看出风格来。我们倒是希望能够看到差异化的风格,看到不同公司它的选择能力,也培养我们客户的细分,我说我们真是希望有一天能看到说,发行一只专门投资STPT的基金,专门发行一只投资股权分置改革前后这段时间的基金,目前大量的基金还是集中在同样类似的风格,说明还处于市场发育的早期,日子还好过,赚钱还容易。大家不要看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是千载难逢,我们一把花出去100亿、200亿、300亿,在一个成熟市场可了不得,一个基金经理,他如果说能够刚成立,能够做10年,他能够做到100亿港币在香港,那是非常优秀的公司,能够2、30年里面,能够做到,大家看到我们汇添富的,这么短的时间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你们做了几年时间,3年?在纽约伦敦30年能做到这样不错了。      

  那么这就使得我们,随着下一步的发展,我们进一步的细分,要有细分,同时,我们应该给基金公司更大的灵活的选择性,拓宽基金公司业务的范围,基金公司跟其他的资产管理机构也在竞争,比如现在银行、保险、证券公司、信托,都在做这个资产管理这个业务,做的是一样的事情,目前基金管理公司受制于《基金法》的约定,很难充分发挥专业化的资产管理公司的优势,很多投资的限定呢,非常严格,作为专业资产管理公司的优势并不明显,如果没有这些专业的优势,你怎么形成品牌,到底跟其他公司比,优势在哪儿呢,跟证券公司比优势在哪儿呢?所以第二个就是要形成多样化的投资,要减少直接的干预,减少共振效应。第二个放宽基金公司的业务范围,可以允许基金公司通过设立子公司的形式,开展投资范围,非上市等业务。      

  我们这几年,全球广义的资产管理行业,增长最快的,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公募基金,而是我们所说的另类投资,商品、衍生品、PE这些投资,它这种资产管理增长速度显著地快于我们现在说的公募基金,这样就使得它盈利的多样化,收入结构的多样化,不至于说基金公司三年不开张,开张少三年,三年不开张的时候品牌扫地,开张的时候开始讲品牌,我记得前几年熊市的时候,发一只产品,我作为独立董事到处打电话推销,很好的产品,怎么能到两个亿吧,不到两个亿我怎么交差,现在好了,我们不太愿意跟人解释那么多,发QDII,我一个同事死活要买一个基金公司发的QDII产品,结果我出差,4点截止了,我跟他们公司的总经理打电话,实在没办法,截止了,我对于我估计要有埋怨,到了8毛多,说可以买了,当时还要抽签,所以这么火爆,我们基金公司这个行业,我们经常开玩笑,前几年低迷的时候,我们参加基金公司会说银行保险的同志等一下,让证券的先上,这几年熊市他们心情不好,我们市场调整的时候,怎样出现收入的均衡化,我们要拓展多样化的业务,因为我们核心能力是资产管理,资产定价,风险控制。      

  第三,我们投资范围,基金产品创新一个很重要的障碍,就是《基金法》对基金投资范围的限定,所以使得国外普遍存在的投资于瑞士的房地产基金和投资开放基金的组合基金,很难引入这些市场,fund  in  fund,我们来进行基金经理的再组成,也是一种识别技术,所以应该扩大《基金法》中规定的投资范围,除了上市交易的证券之外,还允许公募基金投资于瑞士开放的基金品牌,我们还有一些限制,原来特别严,宁可防严一点,不给人一点瓜田李下的这些怀疑,比如说我们原来《基金法》第59条,限制基金投资与基金公司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公司投资,防止发生利益输送行为,随着国内商业银行的改革,这个规定对于基金投资运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一不留神就犯规了,新基金不了解情况,在工行托管,违规,实际上失去了很多投资机会,也不利于基金公司的公平机会,基金公司有自己的独立的估值能力,有些公司明明有好的机会不能参与,所以从美国1940年《投资基金法》的规定,修改为有条件允许,在事前评估。基金被动投资的时候,只要没有发生利益输送,应该是可以的这个也是避免综合的单一化,我想讲的第三点,就是通过推动投资风格的多样化,才能形成自己的品牌,无论是任何一个商品,酒店的品牌,报纸的品牌,红酒的品牌,我们强调的是有了多样化,所有的红酒都是一个味,还需要什么品牌,所以我们现在过分地趋同,这是第三点。      

  第四,中国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要通过积极地参与国际市场,来锻炼自己的核心的资产管理能力,培养国际化的视野,来积累自己的品牌,现在大家都在谈,我们在宏观经济学有一个基本的本事,我们反复讲,储蓄减投资等于机场项目顺差,我们储蓄这么高,要么经常项目顺差很大,都是宏观经济不愿意看到的,对外投资必然是一个发展趋势,对外投资我们就要,最好是通过我们专业的资产管理机构来进行,那目前呢,有一个逐步经验积累的过程,目前我们的投资采取的是,到海外招募,有实际经验的,5年、7年实际投资经验的基金经理,然后进行投资,目前来看,出去的几只,碰到市场调整风波,表现一般,欠佳,但是从发展的方向来看,我倒是更乐意希望我们基金公司走自己在海外设立资产管理公司这条道路,它才能真正培养我们自己的专业的国际市场的研究团队,对当地市场的把握能力和投资能力,目前基本上我们有变成了,这个方式上变成了非常渠道的性质,交易通过海外的公司,研究通过海外的公司合作,有的是直接买海外公司发行的基金产品,那还用得着我们需要基金经理干什么,我们就变成他们的一个销售点,你帮着把钱筹来,我们做管理,你自己核心的竞争能力是培养不出来的,所以趁着现在年头还比较好,效益还比较好,应该拓展国际化的业务。      

  目前开展QDII只能是第一步,还应该通过设立海外的子公司,参股其他机构开展境外的私募基金,公募基金投资里理财顾问,也需要在《基金法》里面进行进一步的修订和得到体现。你在北京,在上海,在深圳去投资海外市场,总是有一些隔靴搔痒,而且长期经营下来,也难以积累我们自己的团队,自己的经验,自己的品牌,中国的基金经理是有机会积累自己国际化的品牌的,那就是对中国市场的深刻的理解和把握,这一点没有必要没自信。在海外市场或整个香港市场,不是今年227几次暴跌,中国研究团队的人很少,我们看那些大牌的公司写的分析报告,也是很可笑的,瑞士一个神华基金多少,最多的报告,120、130,给他们提了一个意见,当然希望我们伟大祖国的股市越高越好,神华这么高的价格,是不是大概有10万块钱左右,这么倒估下来,整个中国的煤大概值50万亿,所以他们出这些报告,也是很缺乏这种对中国经济,我跟他们很多分析员讨论,为什么会这个报告,我们不考虑阴谋论,要出货,要变仓,很重要的一点,分析员缺乏中国本土基金生活的实感,缺乏对中国基金一揽子的把握,看公司的股指,看公司回归上市,会涨很多,大概很高价。      

  至于中国煤炭行业的情况,整个公司的情况了解不多,所以我们对我们自己的这些资产,是有自己的估值的优势的,特别是在香港市场,香港市场导目前为止还是一个影子市场,头一天道琼斯跌了,第二天早上9点钟开盘,港股基本到位,逃的机会都没有,影子式,那么有一种可能,就是可能体现我们自己的资产管理的定价能力,和对中国自己资产的把握能力,这是定价权的问题,那么现在状况偶尔改变,现在市场上大概40%、46%的外资持有,本土机构2、30、3、40,我们内地的进入,会逐步地替代一部分外资,形成一种制衡,发表不同看法的,代表不同的声音和标准的,新的力量的崛起,很可能会使港股经历一个脱钩的过程,不再是一个影子市场,是对中国的市场进行中国的定价的一个市场。      

  我们以前1块到钱到香港上,到10几块到国内上,对我们自己的定价能力有一个培育过程,也对我们自己研究能力、定价能力也不信任,所以我们需要时间来积累,来发展,这个形式仅仅通过做代工的形式,在国内圈了钱,取得额度,做一个投资,什么也不用管,某公司的老总跟我说,我这个合作伙伴真不错,说怎么呢,我们签了合作协议之后,他说后面的事我都搞定,你们不用管了,我跟他说,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对市场的研究、把握,我讲了几点,太严肃的东西大家也不爱听。      

  那么所以呢,自己的能力怎么培养,这个也是需要一个过程,我们看到大量的上市公司,在很多公司的估值上,中资机构有它的国际视野,需要我们学习,我们有很多大量的公司,是估值,怎么算都算不过来,比如有一个公司,当然我一股都没买,我只谈自己的看法,比如香港有一个上市公司,是国内的红都航空,好几个公司的控股股东,现在的股价1块多钱,我说如果我把这个公司拿下,把红都航空卖掉,剩下的都是我的,白捞,这样的公司在香港不少,随便数10家,因为我们资本实力说话,来自内地的公司实力不高,对它的影响力有限,我们国内,大家都是专业人士,东方报业,那么高,香港的矿产比它多,是8、9倍,国内到100倍,所以我们应该有我们自己的估值能力的培养      

  当然最后一点,一切的品牌,一切的公信力,都来自于对投资人,对基金持有人利益的保护,这是我们所有的品牌的公信力的根本、立足点、发源地、基石,所有的词都可以堆砌起来,我们的《基金法》已经比较强调投资人的保护了,但是一些具体的条款执行过程中,实际上是难以发挥效果,一个很难执行的法规,基本上就是不能当作有效的法规,那么我们要增强它的执行力,比如我们基金持有人大会召开很难,所以我们基金持有人很难进行积极的治理,积极的参与,在《基金法》的修订中,我们应该借鉴国外的经验,降低持有人大会召开的门槛,发挥积极的治理作用,目前我们主要还是靠消极作用,靠老百姓看你不行就卖,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就讲这么多,通过制度创新和制度的调整,为我们的基金公司的品牌的公信力的积累,创造更为宽松的制度环境和市场环境,就包括要建立合理的激励机制和公司治理,形成一个有它积累品牌的动力,第二个,要公司型和契约型基金两条腿走路,第三,只有风格的多样化,才可能真正形成品牌的差异化和品牌的积累,第四,我们要走到国际市场,积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核心能力,第五,保护持有人的利益,是我们所有的公信力的来源和依托,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

  第一届中国金基奖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