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基金巨头违帮规遭围剿 平安跌停

2008年07月03日 03:32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每经记者 朱秀伟

  众所周知,基金界有许多不成文的规矩,被大家戏称为基金业的“帮规”,比如有大动作要先打“招呼”、一致行动等等。但是最近有传闻称一家总部在北京的大型基金违反“帮规”,使一些基金损失巨大,尔后该基金又遭遇其他基金集体“追杀”,损失惨重。

  据来自某券商的消息,最近有几家基金在联合“攻击”某总部在北京的大型基金,原因是该基金没有按“帮规”出牌,在没有“招呼”的情况下,大举卖出钢铁股,使一些重仓持有钢铁股的基金损失惨重。而疯狂卖出钢铁股后该基金又巨量买入了金融股,比如招商银行中国平安(爱股,行情,资讯等,而一些“重伤”的基金又联合起来“追杀”该基金,也就是联手报复、疯狂抛售金融股,据说最近招商银行和中国平安罕见的跌停,就是他们的“杰作”。而且上交所提供的数据也证实了部分传闻。

  狂抛钢铁股重伤其他基金

  数据显示,总部在京的某基金巨头,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大举卖出钢铁股,且卖出意愿十分坚决,连续地净卖出(参见表1)。卖出最多的是武钢、宝钢、酒钢宏兴(爱股,行情,资讯安阳钢铁(爱股,行情,资讯。其中卖出最多的武钢超过了18.59亿元、宝钢12.38亿元、酒钢宏兴1.12亿元及安阳钢铁1亿元,卖出总额超过33亿元。

  通过钢铁板块的走势,可以很清晰看到在该基金大举卖出的过程中,许多钢铁股都走出了一轮深幅调整的行情,比如武钢股份(爱股,行情,资讯,5月中旬股价在该基金大举卖出的背景下,从17.5元左右,下降到昨日的最低价8.8元,最大跌幅达50%。宝钢股份(爱股,行情,资讯也同样如此,股价由在5月中旬的14元,下降到昨日最低价8.10元,跌幅超过40%。而在此期间,大盘的跌幅只有25%,该基金之“威力”可见一斑。

  显然,钢铁板块的疲软,该基金“功不可没”,而该板块恰是众基金的重仓板块,比如武钢股份目前的机构持仓比例仍高达63.2%,机构资金高度控盘;宝钢股份目前的机构持仓比例亦仍高达39.8%。这些重仓钢铁股的基金,在此轮下跌中损失极为惨重。以武钢股份为例,其流通市值在此轮调整中损失270亿元,按63.2%算,持仓机构的损失将超过170亿元,其中的一些基金,损失就更大了。

  按照基金业内的“帮规”,如果某基金有大动作,一般需知会业内,但该基金并未遵行,因而有传闻称,一些“受伤”严重的基金联合起来暗算它;而在此时,该基金又开始大举买入金融股,当该基金建仓足够多时,不料一些该基金重仓的金融股,却轮番遭遇“强震”,有传闻称,这正是那些基金联合“报复”的结果。

  重仓金融股却遭“滑铁卢”

  上交所数据显示,从今年6月11日开始到6月30日,该基金“疯狂”买入金融股(参见表2),总额超过了40亿元,其中买入招商银行(爱股,行情,资讯10.53亿元、中国平安9.07亿元、浦发银行(爱股,行情,资讯6.26亿元、工商银行6.03亿元、民生银行(爱股,行情,资讯3.79亿元、交通银行(爱股,行情,资讯2.5亿元、北京银行(爱股,行情,资讯1.89亿元,另外还买入了华夏银行(爱股,行情,资讯兴业银行(爱股,行情,资讯中国人寿(爱股,行情,资讯等金融股。
[[[下一页]]]
  从该基金建仓的时间来看,6月11日到6月30日金融股大都处在平台整理阶段,该基金正是在此时完成建仓的。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该基金可能认为金融股已经处于底部、机会已经出现,才会大举杀入,但很快金融股就连续出现暴跌:本周二,浦发银行暴跌8.50%,招商银行更是罕见跌停,另外一些银行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昨日,买入总额排在第二的中国平安在午后大幅下跌,尾盘更是直接被打到跌停板。该基金在业内名声“响亮”,刚刚建仓完毕的重点板块,却集体遭遇“滑铁卢”,不得不让人奇怪,因此传闻所称的遭遇一些基金的报复,也不无道理。

  蹊跷的是,该基金买入越多,该股跌幅就越大,比如招商银行。很多业内人士对于该股跌停大呼看不懂,虽然有收购永隆银行的一些负面消息影响,但也不至于跌停,而如果有基金故意砸盘的话,似乎就能够解释了。昨日中国平安的跌停就更能够说明问题了,公开交易信息显示卖出全是机构席位,有4家基金席位,一家QFII的席位,虽然也有基金买入,但从买卖力量对比来看,卖方明显占了上风,借用某网友的话,“中国平安的跌停简直莫名其妙”,似乎也只能用基金故意砸盘来解释。

  虽然目前的数据还不能够完全证实这部分砸盘金融股的基金,就是以“报复”为目的基金,但对最近金融股“莫名其妙”的走势实在找不出更好的原因。有业内人士认为,“基金由于操作方法、基金经理的策略等不一样,对一些行业的做法有分歧,其实很正常,但如果传闻属实,那样的基金不买也罢。”
[[[下一页]]]
  
  公募基金是否存在清盘之忧

  没有了去年的火爆与风光,也失去了去年掌控市场话语权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曾经的“宠儿”现在的“弃儿”,曾经振臂一呼带领大盘冲向6124点,现在则抵挡不住大量的抛盘自己也加入了砸盘的队伍中。不到一年的时间,公募基金的狼狈相便呈现在市场面前。

  所谓的“价值投资”已随风而去。去年股指处于5000点之上,市场已不存在真正的“价值洼地”时,基金的价值投资理念演绎成了“拼命骑马”,结果导致“三高”的格局凸显。相反,在3500点之下,基金却反其道而行之,大肆进行砸盘,丝毫没有将持有人的血汗钱当回事。试问:当基金将价值投资的“遮羞布”揭开之后,今后还会玩出什么花招?

  今年一季度,基金亏损高达6500亿元。二季度亏损进一步加剧,整个上半年基金亏损达到1.28万亿。基金的亏损,其实是其持有人出现了亏损,基金公司本身毫发无损。一季度基金公司提取的管理费就高达50亿元,不管基民是赚是亏,也不管净值是增长还是下降,基金公司旱涝保收的特性表现无遗。

  伴随着股指的下跌,基金净值也同样大幅下挫,基民对于基金的热情明显下降。尽管截至6月底,开放式基金份额总规模为22109.59亿份,和3月底的22124.37亿份相比,仅减少了14.78亿份,但由于二季度新成立的基金总体份额达400多亿份,实则老基金的总体赎回份额超过442亿份。另一方面,新基金的发行亦是门可罗雀,去年一日售罄的场景不再重现,至于比例配售等平衡手段更是派不上用场,而规模较小的基金、袖珍型基金则不断涌现。一个最生动的比较是,去年新基金发行时基金公司一般注重募集规模的上限,如今重点关注的则是下限了。一“上”一“下”之间,其实折射出基金发行的艰难与无奈。

  基金砸盘也好,发行遭遇瓶颈也好,这些其实都不是最重要的。如果某些公募基金遭遇了清盘之痛,那绝对会是一大新闻。

  事实上,基金清盘并非什么新生事物。今年年初,“赤子之心”总经理赵丹阳因为“就我们的投资能力,已找不到既符合我们投资标准又有足够安全边际的投资标的”而将旗下的私募基金主动清盘;今年3月份,民生银行QDII理财产品也因触及50%的止损下限位而被迫清盘;前不久,私募基金丰收盈宝因净值下跌75%,达到了强制平仓线而被迫清盘,成为年内第二只被清盘的私募基金。

  尽管如此,基金公司公募基金清盘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根据相关规定,基金清盘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基金连续60日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份额低于1亿份。显然,还没有哪只基金能够满足此条件,但并不等于说,公募基金就不存在清盘之忧。

  随着新基金发行规模的越来越小,刚刚满足成立条件的基金不时出现。5月9日,天治创新先锋股票型基金发布成立公告,该基金净认购金额为2.48亿元,此金额亦刷新了开放式基金最低首发规模的历史纪录。可以想象的是,如果某些本身募集规模较小的基金进入市场后遭遇大跌而市值出现缩水,一旦打开赎回后投资者纷纷采取赎回的举措,那么,公募基金就可能因触及相关条款而被迫清盘。

  实际上,基金发行进入时下的尴尬局面,基金公司本身也有责任。基金代人理财的角色定位,决定了其不可能将持有人的利益真正放在首位,况且在管理费方面还是旱涝保收。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出现高位建仓低位砸盘等“奇怪”现象的产生。本质上,这些都是基金发展过程中的制度缺陷造成的。因此,要想基金发展步入正常轨道,笔者以为,对于基金旱涝保收的制度应该进行必要的改革。如此,基民才愿意让基金为其“打工”,而基金也可避免清盘之痛了,实在是一举两得。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