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摧垮基金经理的三座大山:老鼠仓、排名、研究压力

2009年08月03日 07:30 来源: 理财周报 【字体:

  夏天的基金江湖,一片黑色。基金业界前所未有地遭遇到了健康危机。

  有些人受触动离开了。如华夏基金投资副总监张益弛,华夏基金今年以来出走的基金经理不止张一人,而该公司投研薪资水平在业内被认为是最高的。

  钱不是万能,压力却能摧垮一个人。来自三座大山——名誉、劳碌、排名的压力,正慢慢腐蚀着基金业的天之骄子们。

  第一座:老鼠仓的囚徒困境

  基金经理禁止买卖股票,这一没有商榷余地的条例却始终被各种猜疑包围着,没有多少人相信基金经理会恪守成规,不动坏脑筋,“你要动坏脑筋做股票,总有办法。打比方说,某人要搞股票可以叫其他认识的基金公司哥们拉抬股价,这也就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

  某基金公司的一位投资总监向记者感慨,“作为公募基金的投资决策人,上报直系三代的身份证号码,我可以理解。但连弟妹弟媳的这些非直系亲属的身份证号码都要上报,我觉得很难接受。”

  他透露,在身份证上报的当天,就接到弟弟的电话,说:“哥哥,为了不给你添麻烦,我还是不要做股票了。”

  “我觉得很难受,个人的职业问题,却给家人带来麻烦。”他说,“关键是,不论从收入、知识还是社会贡献度来说,基金经理都应该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如今却频频和‘老鼠仓’联系在一起,不仅脸面无光,也觉得情感上无法接受。”

  这种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在去年达到顶峰,“大家一起赚钱,矛盾也不会爆发,但当投资者的钱在去年亏了一大半时,宣泄也就起来了。”

  “我建议公开所有基金经理的收入,让公众了解我们真实的收入,也算是监督,对于猜疑、诬陷,我已受够。”一位“老十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反问记者,“你知道同行到底收入水平多少?至少我的收入真没你们想象得那么多。”

  第二座:读研究报告读到死

  虽名为基金投资经理,但在实际工作内容里,投资仅占基金经理1%的工作时间,而研究却占据了其中的99%。

  “研究压力也不可小觑。一个基金经理必须研究政策、研究宏观经济、研究板块、研究上市公司。”上海一位基金经理掰起手指告诉记者他每天要看几十份报告,“晚上通宵开会是家常便饭,挑灯夜战、牺牲周末是业内常态。”

  但实际投资中,这些研究报告所起到的作用又却相当有限,“每天送到你桌上的研究报告就上百份,你能很洒脱地不去读吗?不读的话总觉得比别人缺点什么,但真要读的话又要被累死。”

  终于在2009年7月,被同事形容为“一有空就看研究报告”的孙延群累死了,这是再多的收入也无法弥补的。

  第三座:短期排名压死人

  “对外宣称最不看重基金排名的老总其实私下最看重排名。”有基金经理向记者形容长期投资就像素质教育,“人人都在倡导,但谁也不会真正去做,而更喜欢注重短期排名的应试教育。”

  “我常害怕有天自己醒来,管理基金净值都变成0了。”上述一位女基金经理如此形容夜夜被排名压力困扰下的精神状态。

  对于基金经理的埋怨,有基金公司老总也显得非常无奈,“我们出去能宣传什么呢?除了业绩还是业绩。”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