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ST银广夏:蹊跷的债务后遗症

2010年01月15日 02:5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姚伟

  猜对了开头没有猜对结尾,时下,市场也正对ST银广夏(000557)大跌眼镜。

  本以为有言在先,各方就会按践诺行事,历经波折的ST银广夏就此获得新生。然而,半路杀出的债权人令实力重组方浙江长金难堪,曾经的重组誓言似乎越来越飘渺。

  问题不止于此,越来越多的内幕被揭开,症结直指蹊跷的浙江长金债权后遗症。目前,ST银广夏的重组进程不仅被搁置,而且有重回地狱的风险。

  有资金实力、有优质资产,这是重组上市公司的必要条件。而ST银广夏的现状是:不良资产和负债大部分都出去了,却没有优质资产装进来。

  朱关湖是否具备重组实力不得而知,但眼见的事实是,朱关湖承债进入ST银广夏的运作平台——浙江长金已债务缠身。

  浙江长金于2008年4月9日注册设立,成立不到一个月,即与农行签署《转债协议》,2009年1月,拿到2494万股ST银广夏。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虽然浙江长金注册资本达1亿元,但成立仅数个月,便遭吴海龙追债,致使手中股票遭冻结。

  更致命的是,因为浙江长金尚未付清农业银行的1.78亿元款项,农业银行现已在走司法程序。而作为浙江长金的担保人,一旦浙江长金无力还款,ST银广夏将可能被拖入债务深渊。

  去年1月17日这个时点值得关注。

  按约定,若浙江长金此时尚未付清欠吴的债务,吴有权通过司法拍卖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一旦2494万股ST银广夏股权被拍卖,那么ST银广夏的局势将更复杂。

  事实上,朱关湖入主ST银广夏后,相关各方由亲密无间反目成仇,其中必定隐藏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本报记者虽然在银川遍寻相关人士,但依然仅能得出支离破碎的片断信息。

  其中,一位曾在ST银广夏工作十多年的公司高层受访时欲言又止,他思索再三后表示,如果朱关湖董事长最终能装资产进来抑或其他人装资产进来,关于ST银广夏的一些隐秘事情就永远埋藏在心底,如果ST银广夏破产抑或清算,他会还公众知情权,把自己知道的公诸于众。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