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基金频道 > 基金动态 > 基金服务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专题研讨会 > 正文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助力养老金建设需“自我革命”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7-05-09 14:23:44 来源:金融界网站

  金融界网站讯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5月8日出席由中国基金业协会举办的“基金服务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专题研讨会。赵学军发表主题为《公募基金服务养老的几点思考》的演讲,他指出,中国的养老整个体系的建立正处于重新顶层设计的这个阶段,在这个阶段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儿就是要理清一些根本理念,其中最重要的理念就是谁对我们的养老负责?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
嘉实基金总经理赵学军

  赵学军表示,打破现行养老观念,构筑三支柱养老体系,让个人对自身养老承担更重要的责任。建立以第一和第二支柱提供基本保障、以个人养老为核心的多层次养老体系,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养老问题直接负责,而不能主要依赖政府和企业。明确责任、明确角色,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在第三支柱体系建设方面,赵学军认为,第三支柱体系的核心是灵活高效的个人账户制度设计,建立个人养老账户体系是国际主流做法。建立个人养老金账户体系,就是要让个人参与投资决策,进一步提高参与率,最终促进养老金各支柱协同发展。另外,建立配套的专业顾问服务体系。顾问服务机制是个人养老金账户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个人养老金进行长期有效资产配置的关键之一,建议从制度设计上推动第三支柱顾问服务体系的建立。

  谈及公募基金的作用,赵学军认为会有大有可为,不过需要“自我革命”。基金行业经过长期发展完善,可以在个人养老金顾问服务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在我国未来的第三支柱投资管理中,公募基金行业大有可为。他说,对个人养老金账户进行咨询顾问,或者授权进行直接管理,是一种财富管理的概念。当前财富管理行业大部分产品销售行为都被销售佣金所驱动,是一种“卖方代理”的传统商业模式;新的财富管理模式首先应该是有好的顾问服务,不收取销售佣金、收入全部来自投资者支付的账户管理费的“买方代理”模式,才是符合投资者利益的最好制度安排。

  具体到公募基金产品,赵学军认为公募基金应发挥公募基金产品优势,为个人养老金提供基础资产池。

  一方面,建立个人养老金投资合格准入体系。在个人养老金账户制度建设初期,建立个人养老金投资管理机构和投资产品的合格准入体系,是对专业投资和专业资产配置的一种规范和引导,保证多数参与者的利益。二是公募基金产品要为合格准入体系提供基础资产池。在第三支柱建设中,发挥公募基金在产品设计方面的能力,有针对性地开发适合第三支柱投资产品,还要发挥公募基金工具化的作用,使公募基金产品成为养老金投资的标准化工具。三是养老主题公募基金未来发展空间巨大。四是借鉴海外经验,结合我国实际,丰富养老金产品类型,提高资产配置能力。

  以下为演讲实录:

  非常高兴协会邀请我来分享一下我国第三支柱养老金体系建设的一些想法,今天在下午的第一节,我觉得专家有了比较好的概括,指出了建立第三支柱的必要和紧迫性,我其实非常赞同这个想法,准备了一些相似的内容,但是我想不再重复几位专家讲的,我想从四个方面来做我今天这部分的演讲。

  我想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养老整个体系的建立,我们现在正处于重新顶层设计的这个阶段,在这个阶段我想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儿就是要理清最重要的一些根本的理念。其中最重要的理念就是谁对我们的养老负责?中国人传统上我们有“养儿防老”,后来我们说,一个孩子好,国家来养老。到今天,谁来管我们的养老?我想西方走过了一个历程,这个历程非常清楚地告诉我,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应当对自己的养老负责。那么在中国当时建立了这样一个体系下,第一支柱,第二支柱,第三支柱,我们要走过去的路,我想应当是由第一支柱,国家管基本养老保障。而个人对自己养老的质量负责。我想中国要建立一个这样的一个养老体系,那么刚才几位专家在前面讲了,在我们整个的养老体系当中我们是第一支柱独大。

  随着中国经济的下行,特别是解决中国就业的主体的民营经济,面对经营环境的恶劣,导致企业成本进一步增加,,养老缴费负担越来越大,最终第一支柱公共养老金将也面临着越来越重的挑战。那么面对这样的挑战,我们当下进行顶层设计,建立中国完善的养老金体系,我觉得非常之紧迫。那么这个紧迫就像我前面说的,第一最重要的必须要告诉大家,谁对养老负责。在前面我们讨论的时候还注意到一个结论,中国养老体系建立要学习西方,学习美国。

  总体上我认可,但是我觉得有些问题,我希望能够引起在座各位的一些思考,特别是在座的企业专家,我特别感谢你们,你们对于政策的形成就有重要影响,非常感谢你们。

  想说什么?中国的国情,我们是一个追赶型的经济,我们不是美国经济,追赶型的经济面对什么问题?它的利润的边际是非常低的,我们要去追赶它,我们劳动力的成本,劳动的部分得到利润是非常低的。在这样的经济体系下,如果我们必须要保持用工的相对的灵活性和企业的成本不能太高,这是追赶型竞争型的所需要保持的灵活性。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我们建立一个养老体系,包括我们的第一支柱,第二支柱,第三支柱,我们不能想当然地去建立,如果过重的成本会使我们追赶型的经济完全丧失竞争优势爱基,净值,资讯。在这样情况下,中国如何建立起我们的养老体系?我觉得是一个必须的问题,而不是简单的学习美国的这样的一些想法。

  所以我总得来看很有可能我们在养老体系的建设,很可能我们应当模糊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我们看到现在的第二支柱,实际上覆盖面是很小的,现在是以国企和优势企业在去建立服务。我觉得在中国要建立以账户为基础的个人养老金体系,也就是说第三支柱,应该把第二支柱要合并,我非常认可董教授讲的,一方面我们鼓励好的企业去发起去做,它应当包容在第三支柱体系,个人养老金体系为核心的这样一个体系,我觉得更适合当下中国作为追赶型经济的一个特点。

  前面几位专家从不同的角度,从投资的角度,也介绍了中国养老金体系怎么样建立的,我这里有一个建议,中国应该建立以IRA养老账户为核心的个人养老,,应该在养老金体系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而这样一个账户体系的建立需要独立的投资顾问服务体系。在中国6亿多的城乡就业者当中,他们没有去选择投资的能力,所以一个账户体系应当配合一个顾问体系,我想这是美国所走出来的很重要的原因。他是一个医生但不一定是一个会理财的人。所以我想讲的第三点,就是要重新重做中国养老体系的基础设施,就是通过公共服务体系帮助这样一个养老体系建立。

  所以,我们觉得在中国无论如何,应当建设起一套服务个人养老账户的顾问服务体系。当前在中国整个的金融市场当中我们还存在一个缺陷,这个缺陷是什么?就是所有的金融产品都是由金融机构卖的,所有的金融机构都在使用各种方法去卖,卖保险,卖储蓄,卖理财产品,全是卖。卖的特点就是说,我卖产品的收入,我的佣金来自于我卖的产品,即提供产品方给我的佣金,我的驱动,我的利益是来自于卖东西的人,所以我的行为很有可能是说,谁给我钱多我服务谁,我只要能把它卖出去就行。

  所以建立以个人养老账户为核心的体系,一定要建立在买方的代理方,而不是卖方的代理方,应该建在买方模式为核心的服务体系上。这个我简单展示什么叫“买方代理”,什么叫“卖方代理”,改变中国以卖为主导的金融服务体系。

关键词阅读:嘉实基金 赵学军 养老

责任编辑:仇霞 RF10075
点此10秒开户 基金超市 股票型|债券型|混合型|指数型|货币型

注: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 金融界基金超市共2824只基金,全场购买手续费1折起!

更多> 股票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更多> 混合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本周主打 人气产品
科创打新2号
散户投资科创板
扫码购
10,0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成立以来定投收益65.05%
210人已购买,已售305895.00元
23.78%
近三年收益率
不同风险特征的资产均衡配置,适合稳健型投资者
29.54%
近三年收益率
以更积极的配置获取合理回报适合成长型投资者
35.17%
近三年收益率
权益资产为主,跨地区配置对冲风险,适合进取型投资者
基金收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