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基金频道 > 基金研究 > 养老目标基金问世 公募服务第三支柱启程 > 正文

养老财务准备方式选择 已退休者注重储蓄和理财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8-12-27 16:50:37 来源:中国基金业协会

  我国居民对养老财务准备方式的选择和风险偏好

  (一)未退休和已退休受访者对养老财务准备方式的选择

  1、对于未退休者,社会基本养老保险一枝独秀,金融产品渗透率较低

  对未退休者选择的养老财务准备方式进行调查。我们看到,排在前面三个的选项分别是:社会基本养老保险、房产、银行储蓄,其中70%的未退休受访者表示自己已经有了社会基本养老保险,社会基本养老保险是人们选择比例最高的,在所有养老准备方式中“一枝独秀”。此外,房产、储蓄、商业健康保险个人理财这四种产品被选择到的比例相似,均在25%至30%之间。

  在各类金融产品中我们看到,商业健康保险和个人理财产品的渗透率是最高的,股票债券及基金和商业养老保险的渗透率也超过了10%。企业年金、养老目标基金、投资连结型保险等养老规划及养老产品的渗透率相对较低。

  【声音】《国人养老准备报告》观点摘要(三):养老财务准备方式选择

  2、对于已退休者,注重储蓄和理财,青睐商业银行

  对于已经退休者而言,储蓄是其最主要的主动财务准备方式,位列第二位的是个人理财产品,第三位的是房产。

  【声音】《国人养老准备报告》观点摘要(三):养老财务准备方式选择

  考虑到储蓄必须通过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获客渠道也绝大部分是通过商业银行,因此我们认为触达已退休人群的最有效渠道是商业银行,这部分人群购买商业保险、基金等产品的意愿不强。

  (二)受访者对保本及非保本型金融产品的选择态度

  基于行为经济学的分析方法,本报告在问卷设计中通过一系列选择题,考察受访者在面对保本(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有本金损失)和非保本(可能会有本金损失产生)两种情况下对不同投资产品的选择,分析了人们在选择养老金融产品时的风险偏好与心理状态。

  1、保本型产品——态度谨慎,但高风险产品亦有机会

  保本型产品是指在投资者选择该产品后,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本金都不会受到损失,仅仅是收益会发生变化。我们设置了四种情形,其中每种情形下分别有两种保本型养老金产品A 和B,其初始投入的本金相同,但未来每月领取的金额不同,但都大于0。我们假设初始投入的本金为0,任何情况下收回的金额也均大于0。我们要求受访者在4种情形下分别选择其更为偏好的保本型产品。

  【声音】《国人养老准备报告》观点摘要(三):养老财务准备方式选择

  与直觉相符的是,在“风险产品”最高收益不断提升的情况下,抛弃收益更为稳健的“稳健产品”,选择“风险产品”的受访者的比例不断提升,但选择“稳健产品”的比例始终高于“风险产品”。即使在情景4下,此时B产品的最高收益达到3万元,期望收益达到3450元(30000元*10%+500元*90%),显著高于A产品的最高收益4000元和期望收益1900元,选择“稳健产品”的受访者的比例(59%)仍显著高于选择“风险产品”的比例(41%)。这说明,当“风险产品”获得高回报的概率较低时,人们对风险是极其厌恶的,其面对风险的谨慎程度远高于一般的金融产品。

  接下来我们分析另一种情况。当“风险产品”获得高回报的概率大幅提升时,我们发现,受访者的态度会产生“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我们假设“稳健产品”A的回报和风险均不变,但“风险产品”B获得高回报的概率由10%大幅提升至70%。

  【声音】《国人养老准备报告》观点摘要(三):养老财务准备方式选择

  我们看到,此时选择有高概率获取高回报的“风险产品”的比例依然随着“风险产品”B的回报的增加而上升,并最终产生了“质变”,当“风险产品”可能的收入达到足够高时,选择“风险产品”的受访者的比例超过了选择“稳健产品”的比例。这表明,当高风险的产品具有足够的收益吸引力,且有相对较高概率能获得的高回报时,态度极度谨慎的投资者也会选择高风险产品。

  2、非保本型产品——损失比收益更敏感

  “非保本”指的是投资者的本金可能会受到损失。前面我们分析了在具有最低保证收益情景下,人们选择养老投资产品的风险偏好。接下来,我们假设如果不存在最低保证收益的话,人们对养老投资产品的风险偏好会如何变化,即分析受访者在面对可能出现的损失时,对“稳健产品”和“风险产品”的选择偏好。

  我们设计了以下三种情形,每种情形下分别有两种非保本型养老金产品供选择:“稳健产品A ”和“风险产品B ”,这两种产品均既可能带来收益也可能带来损失,仍然假设投资者的最初投入为0。

  【声音】《国人养老准备报告》观点摘要(三):养老财务准备方式选择

  我们看到,在情景1中,“稳健产品A”的期望收益为零,“风险产品B”的期望收益为正。从“稳健产品A”换到“风险产品B”,最大收益增加了2600元,最大损失只增加1700元,期望收益的增加值为(2600元*50%=1300元),大于期望损失的增加值(1700元*50%=850元),但大部分受访者并没有选择风险产品B。这说明,当产品整体的期望收益大于零时,人们对损失比对收益更为敏感,增加相同金额的损失会比减少相同金额的收益更使人感到恐惧。

  【声音】《国人养老准备报告》观点摘要(三):养老财务准备方式选择

  在情景 2 中,“稳健产品A”的期望收益小于零,“风险产品B”的期望收益仍然为正。但和情景1不同的是,更多的受访者选择了“风险产品B”。此时从“稳健产品”切换到“风险产品”的期望收益的增加值为1950元[(3000-100)*50%],期望损失的增加值仅为600元[(1600-400)*50%],明显小于情景 1 中的850元,因而大部分受访者切换到了“风险产品”。这表明:当人们面对期望损失时,更愿意“搏一搏”,选择具有更高风险但期望收益为正的产品。

  情景3中,两个产品的最大收益相比情景2均没有变化,“稳健产品”的最大损失进一步增加,“风险产品”的最大损失也进一步增加。虽然“稳健产品”的最大损失仍然小于“风险产品”,但我们看到,和情景2相比,更多的受访者选择了“风险产品”。这进一步印证了上文的结论:风险的增加比收益的减少更令人恐惧。当人们面对负的期望收益时,更愿意去选择最大损失更大但期望收益也更大的“风险产品”。

  (三)受访者在一般投资和养老投资中风险偏好的差异

  人们在面临风险时的决策方式会影响他们对金融产品的选择。因此,研究我国消费者的风险偏好倾向,会有利于金融机构更有针对性地设计符合消费者心理感受的养老金融产品。

  在本次问卷调查中,受访者在一般投资和为养老而投资这两种不同背景下,对不同收益和损失的金融产品进行选择。我们将得到的调查数据带入“前景理论”的效用函数中,分析受访者面临风险时的决策行为。

  结果显示:无论是在一般投资背景下,还是在为养老而投资的背景下,受访者均表现出不同程度的风险厌恶程度,即人们对损失比收益更敏感。尽管人们对养老金产品的投资表现出了损失厌恶,但厌恶水平低于一般投资情形,表现出更愿意接受适当的风险。并且随着家庭月收入的上升、家庭资产规模的上升,居民对风险的敏感程度下降,同时居民高估小概率高收益、而选择相对高风险产品的概率随之上升,选择养老产品时,这一倾向更加明显。

  (本文为腾讯金融科技智库、清华大学老龄社会研究中心、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撰写的《国人养老准备报告》的观点摘要,由协会理财及服务机构部整理)

关键词阅读:养老准备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点此10秒开户 基金超市 股票型|债券型|混合型|指数型|货币型

注: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 金融界基金超市共2824只基金,全场购买手续费1折起!

更多> 股票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更多> 混合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本周主打 人气产品
科创打新2号
散户投资科创板
扫码购
10,0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成立以来定投收益65.05%
210人已购买,已售305895.00元
23.78%
近三年收益率
不同风险特征的资产均衡配置,适合稳健型投资者
29.54%
近三年收益率
以更积极的配置获取合理回报适合成长型投资者
35.17%
近三年收益率
权益资产为主,跨地区配置对冲风险,适合进取型投资者
基金收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