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自2013年马云用余额宝将货币基金带入公众的视线之中,三年之间,货币基金因其相较于活期存款的超高收益、媲美活期存款的超高流动性而得到广泛青睐,其规模出现爆发式增长,以天弘基金余额宝为例,其规模从2013年的556.5亿元一举飙升至8163.1亿元。虽然伴随着货币基金规模的增长,以及2014年以来基准利率的下行,货基收益率迅速下滑,但其收益仍数倍于活期存款,在资产荒背景下,货基规模仍在进一步膨胀。

      然而,随着今年以来货币政策收紧、人民币持续贬值等因素冲击,近期资金面骤然转紧,“股债汇”出现三杀,日前美联储宣布加息25基点,资金面压力进一步凸显。由于货币基金的高度流动性,资金面偏紧时的巨额赎回成为其潜在的最大风险点,12月14日,有市场消息称某大型基金公司旗下规模超600亿的一只货币基金爆仓,公司要赔6亿,而这矛头直指华夏基金。那么,市场发生了什么?货币基金究竟是是如何爆仓的?美联储加息后,会不会继续恶化?韭菜是不是又要被“砍头”了,下面我们一文看懂这一系列事件的来龙去脉,让韭菜们“死个明白”!

      12月14日的债券市场原本在经历持续大跌后,短暂持稳。然而午后受某基金货币爆仓传闻影响,债市再续跌势,且流动性几乎戛然而止。

      当日,金融圈人士在社交软件中纷传国内某大型公募旗下货币基金“爆仓”,该公司自掏6亿真金白银补足亏损;也有说法称基金这只基金规模超过了600亿。

      很快,公募行业旗下拥有大型货币基金的公司“人人自危”。华夏、易方达、银华、博时、天弘、上投摩根、华宝兴业、广发、建信、中银、南方、兴业全球12家基金公司均向相关媒体进行了辟谣。除此之外,其他公司旗下单只货币基金都未超过600亿规模。

      根据国信证券相关研究,今年银行有大量的资金是储备在货币基金中,在提高自身备付要求下,开始赎回货币基金,导致货币基金减持存单,存单利率上行,当存单利率上行超越货币基金收益率后,银行已经不再拘泥于只为备付而赎回货基了,而变化成为了套利而赎回,赎回货基,购买存单。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怪圈:“存单利率高--银行赎回货币基金去买存单--货基抛售存单--导致存单利率更高--银行继续加大赎回“,如此一来,短期利率高企,主要体现在几个月的品种上,而并不是在几天的回购市场中,资金利率恶性循环高涨,进而引发了长期债券也出现了调整。

货币基金规模排名

华夏基金

基金市场各类型份额占比

华夏基金

货币基金是如何爆仓的?爆仓的几率有多大?

      不少投资者一定很疑惑,货币基金是如何出现爆仓的?简单来说,因为货币基金没有亏损一说,每日收盘的净值都是1元票面价,相比之下可能比保本基金来的更“保本”。 不过如果基金经理的操作过于激进,错配了不少久期较长的低评级债且加入了一定的杠杆,货币基金的收益就会出现波动,虽然这个波动的幅度不大,一旦踩雷,将很难回归净值。

  另有业内人士解释称,如果货币基金做正回购融资,到期平不了头寸,也会出现爆仓。“货基会在场内以及银行间市场做回购上的杠杆,最近遇到赎回借不到钱。” 这一点在过往也有先例,此前中铁物资违规之时,市场就对货币基金亏损产生了担忧,而在2006年6月8日 、2006年6月9日这两天分别有一只货币基金就曾出现过单日亏损,应该是应对赎回不得不兑现浮亏。

  另有券商人士称,现阶段货币基金风险依旧存在,有不少基金公司都存在加杠杆做存单的现象,此前不少货币基金长期保持高收益,这当中势必有杠杆存在。

  总的来说,货基爆仓有两种可能:一是该货币基金收益为负。二是该货币基金无法应对赎回。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货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爆仓一说。爆仓只有2种可能:一是该货币基金收益为负。二是该货币基金无法应对赎回。而这两种货基赎回违约情况都非常非常少见。目前还没有看到货基“爆仓”发生,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货币基金爆仓的大多数是个案,不太可能出现系统性风险。

 

货币基金爆仓的原因分析

恒大

机构赎回套利推倒货基多米诺骨牌

      回购利率和货币基金收益率之间的巨大利差,是促使保险等机构此次巨量赎回货基的诱因。从历史数据来看,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大多数徘徊在2%-5%之间,但在近期,交易所逆回购利率飙,远高于货币基金的收益率。这种难得的巨大利差空间,刺激了机构疯狂赎回货币基金,转战回购市场。

 

货币基金资产配置不合理,缺乏现金资产

      货币市场基金赎回,如果资产配置不合理,会出现资金暂时抽不回来的情况,但由于过去有过流动性教训,货币基金管理者通常会在半年末或下半年时安排大量的资产到期对冲集中赎回行为;部分货币市场基金负面偏离度较高,机构投资者大额赎回,基金的现金资产不能满足当时的赎回要求,会出现“爆仓”。

 

市场资金面较紧张

      在近期债券市场的大幅度调整下,市场资金面越来越紧张,甚至有多家公司都喊出了第二次钱荒,而年底和春节历来就是资金最为紧张的节点,传出这样的消息并不意外,毕竟在2013年钱荒之时,遭遇大额赎回比例过高的基金比比皆是。

 

影响:不论此次货基爆仓是否真实 影响都将是深远的!

1.以往对货币基金的无风险错觉将得到纠正

  由于货币基金主要参与银行间市场的资金拆借、其现在一年以内的短期债和其他的短融业务,这些业务都有现金流充足、流动性高、风险低的特点,因此长期以来,投资者对货币基金存在的风险几乎视而不见,在以往的营销当中,货币基金的销售人员也基本上都是给客户灌输货币基金几乎不存在风险的观念。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货币基金的基金合同从来没有对货币基金的无风险约定,一般在货币基金合同的开始便有相关提示:“投资者购买货币市场基金并不等于将资金作为存款存放在银行或者存款类金融机构,基金管理人不保证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此次事件发生之后,对于投资者而言,尤其是机构投资者,一定会在投资组合当中更加精确的计算持有货币基金的份额,并将相关风险体现在最终的资产配置比例当中。

1

2.规模较小的货币基金将遭受重创

  面对赎回风险和高度的流动性要求,规模较大的货币基金,其优势将更加明显,目前规模居首的天弘余额宝接近8000亿元,排名第二的华夏现金1700亿元,两者差距较大,工银货币、广发货币B、中银货币B、华宝添益规模均在千亿以上,其他则规模较小,整体占比不大,除余额宝借助阿里巴巴的营销优势外,其余的份额集中度也很高,本身差距就非常大,此次“爆仓”传言一出,机构资金在投资于货币基金时,势必会将流动性放在首位,在各家货币基金本身收益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具有规模优势的货基无疑是首选,规模较小的货基将面临十分尴尬的处境。

3.此次“爆仓”传闻令债市雪上加霜

  经历了2015-2015的债牛之后,2016年的债市显得相当尴尬。在上半年跌跌撞撞上涨之后,进入三季度以来开始显现颓势,近期更是加速下跌,市场风险开始出现。由于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基本上是盯住短期的市场基准利率而变动的,因此货币基金收益率的变化对资金面非常敏感,加之货币基金的投资标的当中,到期时间为一年期以内的短期债券以及其他短融券比例很高,因此对短期债券市场的收益率冲击很大,并通过短期债市的收益率传导到长期债券市场,引起流动性较差的长期债市的进一步波动,进而对债券一级市场发行以及二级市场交易均造成影响,尤其是债券二级市场,由于就绝大部分机构都采用增强型(即加杠杆)的投资方式,当债券价格暴跌时,风险敞口很大。在美联储加息步伐或将加快的明年,全球面临流动性拐点,债市的问题也许才刚刚开始,“爆仓”也只是开始而已。

1

4.对股市难言利好

  如果投资者还有对历史的记忆,2013年钱荒带来的1849.65点的超级低点据此并不遥远,2013年,货币基金的收益率高达6-7%区间,比五年期定存利率都高,两者出现倒挂。无论此次“爆仓”传言是否属实,市场资金面的紧张、资金成本的上升,都已经成为不争事实,在目前股市存量博弈格局之下,任何来自资金面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造成类似于2013年的非理性下行,叠加中小创估值仍高,我们当前对市场的警惕应该要过于2013年。尤其在美联储加息背景下,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剧,货币政策的运作空间被极大压缩,内外需环境都将面临恶化,明年大概率进入改革阵痛期,宏观环境对股市估值将形成压制,本周“黑色星期一”只是第一波反映而已,后续走势的艰难将超出想象。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