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刷新

  记者:现在下一步整个基金行业和基金公司最应该思考和着手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你们现在考虑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尚健:蛮多问题的,有三个每天早晨起来都要考虑的问题,有很多问题是阶段性的,常规的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投资。我原来就说过,我们这个行业,在国外也称我们是金融业的制造业,我们也生产一些产品,我们跟生产电冰箱、电视的是一回事,他们生产的是电冰箱,我们生产的是基金产品,他们生产的是实用的东西,我们挣的是投资回报。从这个意义上讲,投资是我们的生产品,我们生产出来高质量的、质量稳定的产品。这一点是整个行业最根本的东西,这一块生产能力一定要保证,保证你的产品质量、保证你的产能,有可能的话,要有核心的技术。

  第二点,大家都在做同样事情的情况下,产品的差异化、多样性可能是一个发展的驱动力,所以我们的产品,我们目前的想法,第一阶段,我们把产品线铺满,在常规发展道路上,我们把整个布局全部做满,然后在这之上,我们做一些创新的东西。

  第三点就是人才。比如今天做得很好,第二天被我们的竞争对手挖走了,每天最担心这个问题,因为行业发展很快,人才培养来不及。

  记者:现在流动越来越往上走了,很多总监、总经理、客户经理流动很快。

  尚健:对,行业发展很快,提供了大家很多的机会,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公司品牌的优势体现得非常充分了,很多公司的市场号召力、资源,都是一般公司不能比的,在人才的招揽保留方面很有优势。所以说,对我们中型的基金公司来讲,这也是蛮大的挑战的,培养可能来不及,你要跟竞争对手争夺高端人才,也可能不占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够在人才上保持竞争力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

  记者:现在有解决方案了吗?

  尚健:这个东西肯定是你要不断地请一些人,不断在机制上、在内部的文化、环境上创造一个好的环境,把你要争夺的人才留住,一个好的企业文化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力量的竞争力,所以说,机制上、企业文化的塑造上让自己更适合。

  记者:您提到了品牌,对公司各方面的促进作用是很大的,但是现在就国内这些基金公司来看,有鲜明的自己品牌的公司其实也不是很多,说来说去,做市场、做品牌,好像没有特别鲜明的个性,好像跟产品一样,都是同质化的。

  尚健:我记得我跟一个非常资深的广告界的朋友聊过,他不是做基金行业,他是做演讲,他讲,在中国的市场,对你们基金行业来讲就是一个新兴的行业,知名度本身就是美誉度,这一点一定要印象深刻。像华夏、博时、南方、嘉时,在市场上的培育式经营,它现在积累下来的这种品牌效应,新公司远远没法比拟的,很多人买基金的话在网上去参考的话,它根本是不会理解基金是什么东西,对他来讲这个事情太复杂了,知名度它就是美誉度,新兴公司没法比拟的,一定要通过时间通过营销努力来拼抢。

  记者:比如说新公司它可能是买很多东西而壮大的,创新方面不断努力,如果说是创新有效的话,像您刚才说的,连基金是什么他都不明白,那就是对于这种创新产品的话,会不会限制这个客户人群,如果要从这个方面考虑的话就会相互矛盾,因为首先一个基金要成立的话,首先要把规模做到一个位置上,据我了解好像在二百例左右才能实现,是吧,二百例左右才能实现这个板评,是吗?

  尚健:对,没错。

  记者:咱们现在还没有做到这个规模,是吗?

  尚健:达到了,已经三百多了。所以我们现在有一点余地,可以来做创新的事情。

  记者:我的意思就是说,大家都想把规模做得更大,那我们首先就不应该发创新投资,应该发积累成本。

  记者:通常投资者其实很喜欢买新东西。但我觉得好像在客户上面,比如说媒体去理解创新成本的话,它也需要一段时间,你们是怎么考虑的呢?

  尚健:我们实际上也确实因为创新,机会成本蛮高的,所以说我们今年更多低位产品,就是在今年很多公司,我们八月份的时候,十八家公司已经在发展第三产业,这个经济成本蛮高的。但我是感觉发一个创新产品,如果你有信心这个产品能被市场接受,那么它起到的品牌的效应,实际上是远远超过你通过这种常规运营产品积累起来的效益要好。如果产品真的适合产品的需求,销售比较到位的话,它可能产生的利润额比你常规产品的要大很多。

  记者:你觉得你们现在已经做到,一提到创新就会想到国投瑞银,我的感觉是这样。

   尚健:希望能够多做一点,我们现在实际上在公募基金这快空间不是非常大,但是我们会继续努力,争取能够继续巩固巩固。但是现在我觉得创新,更多的空间是在专户这块,特别是一对多,打开以后呢,因为作为一个小中产阶级,方向会做得更多一点,变化更多一点。

  记者:也是从结构说,还是说从投的标的上,还是像之前这种分级啊?

  尚健:对,结构上可以做得更稍微复杂一点,因为你针对的是小众客户,所以推进的力量和大众传播是不一样的效果。

  这个都可以,我觉得分级产品它像打开一扇门,就是这个产品作为一个产品的模式一个板块,就可能有确立性的,因为会有很多分级的逻辑,像瑞和跟瑞国不是一个逻辑,分级的模式会更多样化,然后在专户这块呢,可以做到极致,可以做一个分级的基础上继续分级,我们现在就是准备在一个理财产品上,跟券商理财产品这块,也可以做些更多的创新东西,你可以分三级或者分四级,可以一比一,可以一比三,可以放大,实际上它都是一个新的产品模式出来,但是这个产品我刚才就讲了,它跟现在的市场其实是有关系的。很多市场,作弊也是因为得不到满足,通过这个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但这个东西还有刚才提到的以母基金代养子基金,这样通过一定的加工,这个东西大家现在看起来挺复杂,是不太好接受的,但实际上跟ETF架构一样,我是认为,我知道现在在业内也有兄弟基金公司来跟我们咨询,他们准备开发新的基金产品,准备用我们这个分三级这个模式,由母基金代养子基金,我认为如果是市场能够慢慢接受的话,这个三级模式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分级基金以后的主流模式,这个东西它对市场肯定是有好处的,它有独立专项独立效应,对基金公司也好的,因为相对我们回避掉一个风险,作为风险是一方面,初级规模如果做不到的话,后面还有空间,我通过开放性管道也还有增大的这种可能性,所以相对是把封闭式和开放式给连通起来。我觉得现在大家会比较愿意采用这种模式,有可能把它简单化,以后大家都用这个模式的话变得很简单的传播性的东西。

  记者:尚董,还想聊一个跟我们这个会议有关的话题,我们今年这个主题是最受尊敬的基金公司,在您看来的话,一个基金公司到底是哪一方面应该最受同业者尊敬的?就是它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受尊敬的公司?

  尚健:我觉得基金公司,第一你确实在你生产这方面一定要把握准,你的产品本身它所要求的使用价值你一定要体现出来,因为你无论做什么产品,它的业绩的稳定性、它的一致性,这一块产品质量一定是第一位的,就是你投资收益一定要好,要被其他人认可。第二点在营销方面,你不能纯粹地销售,一定要跟投资人沟通,这种大众传播要掌握一个分寸。基金它是卖出去的,不是被买走的,它一定是要营销的,因为它是一个消费类的产品,所以你一定要有营销,但是说你怎么做到一个度,不忽悠投资者,真正是他想买你卖给他了,所以这一块在营销方面要掌握一个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