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坚守 平凡之路
作者:东方基金 许文波 2018-09-05
把各种策略的盈利和回报概率放在更长久时间框架下,我们会发现可能有效的方法仅剩下价值投资这条路。通过好的价格找出优质公司并长期持有,才能跨越牛熊,贡献出年化复合回报远超过社会必要回报率与市场平均回报率的高回报。

东方基金总经理助理、基金经理

从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至今,已经过去近28年了,而整个公募基金行业,自1998年以来,也走过了自己20年的风雨历程。我2001年进入证券行业时,适逢第一支开放式基金产品开始募集,当时作为行业最新的小小兵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未来A股市场将是公募基金的广阔天地——而其时心中也暗许:要把为普罗大众理财作为自己的天职与使命——却也未曾想到,走上公募基金基金经理岗位,转眼已经是14年之后了。

  

A股市场这28年的历史,公募基金行业这20年,无数前辈为了给时间以价值,给持有人以回报,都上下求索,辛勤付出,留下了一批具备优秀业绩的基金公司及基金产品。然而时下又与历史上各种艰难时刻相似,公募基金又一次面临市场的波动与业绩的考验,还有投资者的信心与信任的再次考验。

  

我们面对眼前的困难时,除了长期乐观的勇气之外,我们也仍然期望从历史回溯中找到力量。当我们回望这个市场的表现时,很容易被几个代表性指数的表现所蒙蔽,得出市场回报微弱的结论,而当我们把目光聚焦于优质公司组合时,情况又有显著的不同。带来长期优质回报的公司,仍然处于长期中高回报的道路轨迹之上。

 

比之市场的成熟进程,当前A股市场中仍处于各种投资与投机理念混杂的阶段,思想观念的差异时时带来定价的混乱和市场的无效。而公募基金领域,大家所使用的千差万别的策略也是如此,看似每样策略都有一定道理,听起来可以赚到钱,而当我们细细思考,把各种策略的盈利和回报概率放在更长久的时间框架之下时,我们会发现长期有效的策略出现了快速的收敛,而当时间期限放大到未来数十年,可能有效的方法仅剩下被巴菲特的伟大实践所印证的价值投资这唯一一条路上。这条路实际上已经脱离了我们无休止的价值与成长之争,以持续而强大的复利印证了一整套有效的方法与体系。

  

公募基金作为中国资产管理行业中的一个年轻行业,短中期内看似经营的是与投资者之间的信任关系,而长期来看,决定公募基金最终命运的,是管理的产品所投资资产的优劣程度。

  

价值投资作为一种理念或策略,信奉它的人所坚持的原则实际上概括起来简单易懂——“以合适的价格收藏好的公司”。这样的信条似乎过于宽泛,每个人的理解和践行常常显得随意而草率。当我们严格界定好的公司的筛选标准,以长期稳定的高净资产收益率为核心指标,通过杜邦拆解到净利润率、总资产周转率、权益杠杆乘数,并将三者的每一部分在一家公司盈利能力中的构成和所体现出来的经营事实,进一步可以探寻到每一部分指标突出所代表的竞争能力,和其所代表的优质公司的典型,从而不断钻研这些公司的数据、事实及逻辑,构建整体对于这些公司的认知框架,最终通过长时间的跟踪与检验,得到“好公司”这一不轻率的结论。而何为“合适的价格”,并不是估值越低越好或者所谓常识性的20倍市盈率一把尺子丈量所有,因为我们正在见证一批优秀的公司,在长期估值维持在一个特定水平阶段,跨越十几年和几轮牛熊考验,仍然贡献出了年化复合回报远超过社会必要回报率与市场平均回报率的高回报,这种现象背后,我们通过反向思考可以得出特别优秀的公司长期难以被任一时点的市场充分高估的结论。而真正合适的价格,恐怕要我们去穿透历史和未来,找到足够长时间内的隐含回报率才能精确判断了。这种事情当然是人力所不能及,但是我们基于当下的情况大致判断一家公司的质地,从而推及这是否是足够粘的“雪”,以及是否滚在足够长的“坡”上,才是重要而有意义的。再考虑“收藏”这种行为,更是考验心性,长期持股要依赖信念的坚定。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如何在基金经理的生涯中坚持价值投资、长期投资和责任投资?最主要就是不要去做所谓不寻常的事情,和所谓高难度的判断,不去试图跨越投资中的“百尺高栏”,而是坚持把朴素的道理加以不倦怠的更深的思考和更远的践行。换句话说,公募基金投资的所谓平凡和中庸之路,大概是指在平凡的事情上,付出不平凡的努力和坚持,才能得以成就——或许,这也是唯一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