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高波动市场同行 用价值博弈思维做投资
作者:诺安基金 蔡宇滨 2018-07-26
与美股市场不同,A股波动性远高于美股。因此对一个公司的当期股价变化判断除了本身业绩,也需要把握市场对该公司的喜恶程度变化。价值博弈就是希望能够找到长期和短期投资的平衡,在风险合理的情形下,既能看长也能做短。

诺安策略精选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经理

2018年A股市场自1月底见顶后至今调整已经5个月,最大调整幅度超过20%。客观地讲,自2638点开始的反弹已经结束,A股再次转入调整过程。虽然指数从2638点到目前的2700点经历了一轮过山车,但大部分公募产品获得了明显的超额收益,专业投资者的优势在这两年体现得更为明显。

而从更长的周期上看,自2015年6月牛市高点以来,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实体经济,政府还是企业和居民,均先后经历了杠杆见顶回落的过程,在全社会杠杆率降低到一个合理水平,风险得到释放回落到可控范围之前,这一轮去杠杆的终点暂时还没见到。A股市场作为流动性最好的市场之一,杠杆见顶时间偏早,而去化的速度更快,可以预期A股大概率会先于经济见底,在熊市中保护好现金和资产才能更好地享受下一轮牛市带来的收益。

在担任基金经理之前,我也和大多数同行一样担任行业研究员,覆盖过周期、成长、消费等多个行业,惭愧地说对其中大部分行业并没有到精通的程度,但所幸对各行业的理解和跟踪打下了一定基础,培养了对行业发展做预判的感觉。也正因如此,我认识到单凭一个人做研究的片面和不足,因此在做公司研究会更多地借助外力,然而无论卖方研究、买方研究还是行业专家均有其优势但亦有明显不足,对外界研究信息的甄别和解读是我做研究的一大工作。

担任基金经理后,我将自己定位为一个价值博弈者。何谓“价值博弈”,价值着眼长远,发掘企业长期业绩增长带来的回报,而博弈考虑短期,如何在与市场先生做对手的过程中获得盈利。价值投资自不用多言,在股市长期获得回报主要来自持有公司经营业绩之成长。之所以要加上博弈是源于对A股市场的观察,与美股长牛市场不同,A股市场的波动性远高于美股,即对同样的公司和业绩,A股市场在不同时间给予的估值差异非常大,平均来说估值波动贡献了股价波动70%。因此对一个公司的当期股价变化判断除了本身业绩,也需要把握市场对该公司的喜恶程度变化(估值上升/下降)。此外A股市场比较情绪化,往往将部分公司的估值追涨/杀跌至非理性的程度,那么估值的均值回归也会带来不错的获利空间。价值博弈就是希望能够找到长期和短期投资的平衡,在风险合理的情形下,既能看长也能做短。

目前我管理了诺安平衡和诺安策略精选两个产品,我自己对这两个产品有不同的定位,希望做成两个风格差异,各有特色的产品。诺安平衡是一只混合基金,股票仓位40-75%,由于有较低和较灵活的仓位,我会将平衡做成一个波动性较低的产品,着重控制净值回撤,多采用“防守反击”的战术,并不追求极致的收益。诺安策略精选是一只股票型基金,股票仓位下限80%,是更为激进的产品,会根据市场策略+行业轮动来配置,多采用“全攻全守”的战术,以收益最大化为目的。

最后简单谈谈大家关心的话题。中美贸易摩擦虽然短期内无法解决,但我猜测明显加剧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中美两国经济仍有很强的互补性,大规模的贸易战会导致双方都受损,如果因为贸易摩擦推升通胀压力影响民众满意度,会促使双方重回谈判桌。但另一方面,昂贵的地租、偏高的税收水平,以及不断上升的人力成本正削弱中国产业的竞争力,在未来较长的时间内,我们可能都会处于一个相对难受的转型升级期。而目前去杠杆是正确的方向,短期忍受阵痛才能换取长期健康发展。

虽然A股估值相对海外市场已经偏低,但风险未完全释放之前市场或难有表现。在寻底的过程中,作为管理人要控制仓位并时刻准备买入被错杀的优质标的。而作为持有人,也需要降低收益预期,做好长期投资的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