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型FOF基金围绕经济周期开展资产配置
作者:诺德基金 郑源 2018-07-24
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日益加剧,在公募20周年之际,证监会推出了养老目标基金,如何抓住机遇,为养老目标基金做出理想的收益,是公募面临的挑战之一。我们认为应该围绕中国特有的宏观经济周期来寻求该课题的解决方案。

诺德基金FOF管理部投资总监、基金经理


今年,我们迎来了中国公募基金发展的20周年。在这一年中,我们也迎来了中国公募基金的一个重要事件,证监会颁布了《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试行)》。这标志着中国的养老型公募基金将成为中国养老金“第三支柱”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全中国的退休人口提供一份全新的“晚年保障”。众所周知,中国正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严重挑战。如何运用好资产管理工具,缓解退休人口所带来的社会保障压力,将是摆在所有养老型公募产品管理人面前的重大挑战。


一般来说,投资于养老型产品的资金往往具有较为长期的投资期限。国家最新出台的税务递延相关规定也进一步强化了中国未来养老型产品的投资资金应具有较长期投资期限。根据《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试行)》的规定,目标养老型FOF基金应该具有1年,3年,或者5年的封闭期。面对具有较长封闭期的资金,如何利用好3年或者5年的时间窗口,进行有效合理的资产配置,将成为养老型产品能否取得该类型产品目标收益的关键。这也将成为所有公募FOF管理人需要共同面对的最重要课题之一。我们认为应该围绕中国特有的宏观经济周期来寻求该课题的解决方案。


回顾中国过去20年的宏观经济发展历史,利用工业企业产成品库存数据,我们可以看到从2000年到2018年,我国宏观经济已经经历了5轮完整的存货周期。目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在处于从2000年以来的第6个存货周期中。根据过去5轮完整的存货周期来看,在库存周期的扩展阶段,往往是股票类资产受益。如果我们进一步将将存货周期进一步划分为“被动去库存”,“主动补库存”,“被动补库存”,和“主动去库存”,4个阶段来观察,即使不考虑其他影响权益类资产的因素,在“被动去库存”和“主动补库存”阶段,上,中,下游行业的权益类资产大概率有较好的表现,特别要强调的是,在过去3轮完整存货周期的这两个阶段中,大量中游行业的权益类资产则无一例外的均取得了绝对收益。而对于“被动补库存”阶段和“主动去库存”阶段,权益类资产则大概率亏损。但是值得庆幸的是,通过历史数据分析,我们发现在这两个存货周期的收缩阶段,黄金则成为了获取绝对收益的有效资产。


我国的固收类资产收益表现,则与我国的宏观经济货币周期高度同步。如果我们利用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来观察我国货币周期的波动,从2007年到2018年,我国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大约经历了4轮波动周期。无一例外的是,在国债收益率上升阶段,我们观察到无论是中债长期债券指数还是中债中短期债券指数均是下跌的,而在国债收益率下降阶段,两个中债债券指数则出现上升。在我国利率市场化尚未完成的现阶段,中国国债利率变化仍将主要体现出我国政府对宏观经济调控意志。虽然,国债利率的波动并未与宏观经济周期完美匹配,但仍然反映了我国政府面对经济周期的调控力度,与我国的宏观经济周期具有高度的相关性。


尽管我国的二级市场投资,不得不时常面临各种国家政策在短期内的干预与冲击。但如果我们在一个更为长期的时间窗口中进行观察和决策,我们仍然能够清晰观察到那只“看不见的手”在影响着宏观经济的发展,推动着宏观经济呈现周期性的波动。我们相信深入细致的研究这些周期性的波动,能够让我们进行更为合理的大类资产配置,为养老型产品带来更为稳健满意的收益。


站在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和公募基金发展20周年的时间节点上,我国正面临着极为严峻的国际形势。7月11日,美国拟将再次扩大针对中国出口的制裁范围。中美贸易冲突正愈演愈烈,这必将成为中国未来5年,10年,甚至20年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挑战之一。然而,机遇与挑战并存。全球也正迎来新一轮的设备投资周期,全球主要经济体正在积极的全面提升自身的高端设备制造产业,这也为“中国制造”再次升级提供了一个极为有利的时间窗口。我国的最高领导层也提出了继续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和深化经济结构调整为中国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正确道路。我们相信伴随着全球的产业升级,全国上下团结一心,努力奋斗,定能成功跨越艰难险阻,迎来新一轮的社会经济健康高效发展,而我国的公募基金行业也必将伴随着祖国日益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