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进改革开放40年 适应投资新时代
作者:天弘基金 肖志刚 2018-06-19
过去20年,是所有政策为经济建设服务的20年,发展过程中积累的风险与欠账越来越重,但前进的速度却越来越慢。发展正在回调,以利于更好上涨。这就是我们投资所面临的新时代,是对过去发展的一次总结。

天弘基金股票投资总监


有句老话说得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对老百姓来说,对这句话的体会是不言而喻的,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同理。

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是一穷二白、百废待兴,于是一部分人开始踏上改革东风、下海、闯特区。如果将改革开放以来的这四十年分为前后两个20年,那在前20年时间里,伴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推进,姓社姓资的争议也一直如影随形。

在改革开放20年之际,风云际会间,金融危机来了,大家彻底领悟了没钱是万万不能这句话,不再争论姓社姓资了。政府提出了保8%目标,启动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加入wto到住房市场化,从中央到地方,从官员到百姓,全民开始了唯GDP的又一个20年,直到今天。

如果将社会的发展类比为一个钟摆,那在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的这个钟摆正好处于最左端,从最左端到中间位置花了20年,从中间位置到最右端又花了20年时间。套用股票上常用的价格围绕价值的关系,在前20年时间里,是价值修复的过程,是价格从被严重低估到合理估值的过程,这个过程只要反映完过去的利好即可,所以那个时候叫解放生产力。

后20年,则是依靠各种红利推动的泡沫化过程,包括人口红利、WTO红利、杠杆红利等,股价在这个过程是不断透支未来的利好,而无视当时的利空,这也就为日后的泡沫破灭埋下伏笔,这就是风险积累的过程。

过去20年,是真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20年,这意味着包括法治、环境、医疗健康、教育、科技甚至外交都是为经济发展服务的,都是为经济让路的,跟股价的泡沫过程类似,这个过程也积累了大量的风险,在法治、环境、医疗健康、教育、科技甚至外交等领域,我们积累了太多的欠账,以至于近些年越来越感觉是这个经济体是在带病前行,至于能前行到哪一步才是个头?可能就是当下。

钟摆摆到了最右端,哪怕再往前进一点,要付出的成本与代价越来越大,积累的风险与欠账越来越重,但前进的速度却越来越慢。这个时候,就应该停下来,往左开始摆动了,这就像股票上涨给过程中需要一个正常的回调,以利于更好上涨,现在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次良性回摆。

这个回摆过程,是经济为环境、健康让路,为法治、公平让路,而不再是相反。经过四十年的发展,我们的重心应该从后半句“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转到前半句“钱不是万能的”上来。

这就是我们投资所面临的新时代,是对过去四十年大踏步发展的一次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