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2 第59期
分享到:
没有陈光明 东方红还能“红”吗?

2018年2月9日晚间,在农历新来即将到来之际,东方红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陈光明离职。有消息称,陈光明先生希望能为更多的人理财而辞去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的。 [查看详情]

是东方红资管造就了陈光明,还是陈光明成就了东方红资管?今天我们看看“好舵手”的市场价值。

陈光明是何许人也?

用业内的话来说,陈光明可谓是资产管理行业的标杆性人物,“股票投资高手中的高手”。

1998年,陈光明从上海交通大学工学硕士毕业,进入东方证券资产管理业务总部(公司前身)担任研究员,成为国内最早的职业投资人之一。陈光明历任东方证券资产管理业务总部业务董事、副总经理、总经理、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后来担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2011年陈光明入选上海市领军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陈光明的此前的职业生涯,绝大部分和东方证券相关。唯一短暂离开的时间是2014年3月至2015年3月,刚好一年,这期间东方基金筹备成立,成为基金法实施后成立的第一家基金公司,并且还发行了第一只公募产品东方龙混合。

陈光明不仅带领东方证券的资产管理业务走在前列,打造了“东方红”这一响当当的资产管理品牌;而且他多年以来一直坚守在投资一线,长期投资业绩非常优秀。相关资料显示,陈光明曾经管理过东方红4号、东方红5号、东方红领先趋势、东方红稳健成长、东方红6号等几只基金产品,长期业绩表现优异,年化回报较高。

陈光明先生拥有20年左右的证券从业经验,从最初的研究员到投资经理,陈光明见证了市场的涨跌起伏,他从朴素的思想出发,主动选择了一条以基本面研究为基础、分散化投资的投资方法,成为A股市场中价值投资的最初实践者之一。

“东方红”名气响当当

东证资管者囊括了权益类基金业绩最近一年、最近两年、最近三年的冠军,近年来涌现出多只“爆款”产品,部分基金开放首日申购金额达百亿,近期单只基金销售受到76万投资者追捧,创出了10年来认购户数的新高。

2018年2月1日,此前宣布每户限购1万的东方红睿泽三年定开基金卖了71亿多!这意味着有76万多的投资者布局了该基金。这也创出了10年来认购户数的新高,热度仅次于2007年。

从最近10年数据来看,东方红睿泽三年定开基金认购户数是第一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相较2015年,东方红睿泽三年定开基金的热度似乎更高。比如上一轮牛市中,汇添富医疗服务、易方达新丝路首募金额双双破200亿,而认购户数分别为44万、41.4万,而东方红睿泽三年定开基金认购户数达到这两只基金的180%左右,有点比上一轮火热的感觉。

陈光明为什么要离开东方红?

证监会网站消息显示,此次陈光明申请的公募基金名叫“睿远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在去年7月21日递交的材料,申请公募牌照;7月28日补交了材料;12月4日,收到证监会第一次意见反馈。但截至目前,尚未获得证监会正式批复公募基金牌照。

据了解,下一站陈光明转投公募行业,目前来看并非“单枪匹马”。业内人士透露,上海一家知名基金公司的副总经理将会和陈光明一起合伙做公募。

事实上,目前东证资管已经具备了公募基金业务资格,为何陈光明还要去专门申请设立一家公募基金公司?这可能要从现在公募行业最关心的股权问题谈起。

大家都知道,在“以人为本”的公募基金行业,这几年出现严重的人才流失现象,对公募公司的核心竞争力造成打击。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办法就是通过股权激励的方式将持有人、股东和管理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建立长效的激励约束机制。业内人士认为,由专业人士发起设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是公募基金行业探索更加完善的股权和治理结构的一大举措。

因此,有业内人士猜测,这次陈光明以个人名义申请设立公募基金,很可能是要解决股权问题,“可能在原来东证资管的平台上实现起来有一定困难,自己出来设立公募公司会比较好一些。”

专业个人发起设立公募基金,这几年已经有不少成功的实践。2013年12月27日,国务院在《关于管理公开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公司有关问题的批复国函〔2013〕132号》中,明确自然人可以成为基金公司的主要股东发起设立公募基金。2014年6月,证监会也发布规定,明确鼓励支持民营资本、专业人士等各类主体设立基金管理公司。随后诞生的泓德基金、汇安基金、鹏扬基金、凯石基金、东方阿尔法基金、博道基金等,均是属于专业个人为主发起设立基金公司。

关于陈光明为什么打算辞职,另起炉灶做公募?某基金圈某资深人士认为,东证资管在王国斌、陈光明两任董事长领导下获得快速发展,取得骄人的长期投资业绩,而此前该公司也曾试图进行包括员工持股在内的激励制度改革,但最终由于种种因素功亏一篑,王国斌也已辞职“奔私”做PE,创立了君和资本。

但据报道,一位熟悉陈光明的内部人士表示,陈光明本人并不是因为股权激励离开的,而是他希望能为更多的人理财。

没有陈光明 东方红还能“红”吗

尽管这一资管行业旗帜人物离开东证资管早有传闻,但当消息作实,仍未免惹得业界一阵悸动。其一,灵魂人物的出走,对于近年来频出“爆款”基金的东证资管来说,将有怎样的影响?其二,2018开年的“股灾”面前,这些爆款基金们成色究竟怎样?

“老兵”离开,留下了两个不确定性问题。早在去年7月,市场就一度传闻陈光明提交辞呈的消息。不过,在董事会内部协商之后,他当时承诺了半年到一年的过渡期,并对东证资管后续的团队骨干、市场和机制等都做了一系列安排。

现如今,传闻坐实,有基民感叹:终于“利空出尽”了。但有业内人士表示,陈光明之于东证资管,就像乔布斯之于苹果公司,他的离任,对于东证资管的打击可想而知。东证资管的公募业务之所以能做的如此顺风顺水,是因为其在资管计划和专户类产品中已经深耕多年,凭借出色的业绩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和旺盛的人气。

而东证资管公募业务的机构客户大多都是原来资产计划和专户时代的“老熟人”,因多年来追随东证资管赚到了真金白银。这一切的一切,与陈光明的付出不无关系。

和作为为数不多坚守在一线且长期业绩优异的投资人,陈光明的为人一直被业内以“低调、务实”所称道,公司内部员工对其也是褒奖有加。而他的离任,是否会导致其基金经理团队成员随之而去,尚不得而知;且东证资管旗下公募基金的投资者中,笃信陈光明的追随者也不在少数。

这两个不确定因素,或将对东证资管的基金业绩和管理规模产生不利影响。金融界基金将持续关注东方红相关动向,未来,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