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支持:

创富记往期回顾

打造千亿量化投资梦工厂      

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经中国证监会批准于1998年6月设立的中国首批基金管理公司之一,是“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公司目前的管理规模为1451.8亿元,拥有32位经理,管理147支公募基金。华安基金在ETF指数量化基金方面具有行业领先水准。
本期嘉宾:许之彦

许之彦: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事业部总经理。他目前管理的事业部,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指数与量化团队之一,掌管的资产管理规模约380亿元,公募基金产品有23只。他的团队在量化市场团队中排名第三,在ETF市场中排名第二。

  • 观点1:精选价值成长股能够穿越牛熊
    首先要选择行业,选择景气度向上、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且其本身增长性较好的子行业,再在其中选择经营资质好的企业,不是说新进入或者外延并购的新企业,而是本身有确定性增长的企业。
  • 观点2:看好消费电子、定制家居行业未来股价表现
    我一直比较看好消费电子板块。市场普遍认为,消费电子行业已经相对成熟,智能机的保有量已经很高,在销量上并不会有多大的提升空间,但是我注意的是,智能机本身价格带来的提升以及智能机里面市场份额的变化。
  • 观点3:创业板不能一棒打死 会经历分化过程
    今年以来,创业板和中小板表现非常差,背后原因是很多创业板公司业绩大幅低于预期,导致整个指数表现都很差,但其实很多公司本身有好的业绩增长,但偏偏处于中小板或者创业板中,存在被错杀的情况。
  • 观点4:下半年难现趋势性机会 结构性行情明显
     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既不会大幅低预期,也很难继续超预期,所谓结构性行情更多来自于对上市公司本身业绩的把握,在宏观经济相对平稳的背景下,布局业绩高增长的公司,而不过分注重所谓的主题性投资机会,这样的话,收益就会相对平稳一些。
  • 点击查看全文

“你那么肯定,为什么不肯下重注?”狙击英镑前夕,索罗斯对自己的手下说。然后他将赌注从预计的10亿美元增加到100亿美元,他可能也没想到,自己会一战成名,成为世界上首位成功击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央行的基金经理,彼时,名利双收的索罗斯日赚100亿美元。 

这一役让世人震惊,有人认为索罗斯只是一个冷酷无情的赌徒,只是“won a big bet”(赢了一个重注),没什么特别。但很少有人注意到索罗斯的哲学,他曾在《金融炼金术》里提到反身性原理,意思是金融市场参与者的思维会影响金融市场本身,从而让股价的走势不再独立,而是与参与者的思维发生反复共振,也就是反身性。很多时候股价的非理性上涨和下跌,都是股价自身反身性导致的双向加强。 


“知行合一”的价值选择 

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事业部总经理许之彦是索罗斯反身性原理的忠实拥趸。他同时为索罗斯的思想注入了东方元素——知行合一。反身性原理强调参与者思维和市场的共振,知行合一认为认识和实践统一才能称之为“善”。西方金融大鳄和东方哲学思想就这样在许之彦的身上碰撞出了奇妙的火花。 

“我很推崇哲学大师王阳明的思想,做事情不能凭感觉,必须去实践,实践之后继续反思和思考,并且持续积极的推动,事情才能真的发生质变。” 

也正得益于此,许之彦用了12年时间,实现了华安基金量化事业部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过程。截至目前,许之彦所在的量化事业部资产管理规模约380亿元,其中包括7位基金经理,共计管理23只公募基金产品。团队在量化市场团队中排名第三,在ETF市场中排名第二。不过许之彦并不“满足”,他对资产管理规模设定的目标是1000亿。“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团队就叫做量化梦工厂!” 


中国公募基金市场现状 

中国的投资者有着所有不成熟市场投资者的通病:热衷投机。A股如此,基金市场也一样。在浮躁的市场环境中沉下心依靠专业赚钱,并非易事。 

“2007年、2009年和2015年是牛年,新发行了很多基金,其中2007年发行了七千亿份的基金,目前仅剩19%,而2015年新发的1.5万亿份基金如今也仅剩45%。” 许之彦认为,疯狂的新发与快速的清盘背后,是弥漫在投资市场中几乎难以根除的投机。 

为了追求短期内的最大回报,基民在选择基金时并非愿意花时间真正从某一只基金的区间收益、回撤振幅等信息面参透其投资价值,而是盲目的选择所谓的“近几个月最牛基金”入场,这几乎是绝大多数基民的通病。 

数据显示,中国的量化投资在公募基金所占的比例很低,而中国公募基金占据中国资本市场的比例现阶段也很低,超过50%的基金都是以货币基金的形式存在公募基金市场。“这个结构不太成熟。” 


被动管理基金未来的机会 

股神巴菲特在其2017年的股东信中对美国先锋共同基金创始人和前董事长杰克·博格尔表达了崇高敬意:如果要树立一座雕像,用来纪念为美国投资者做出最大贡献的人,毫无疑问应该选择杰克·博格尔。 

杰克·博格尔是美国被动投资基金的鼻祖。用巴菲特的话说,几十年来,杰克一直敦促投资者投资于超低成本的指数基金。已帮助数以百万计的投资者用自己的储蓄实现了更高的回报,否则他们获得的收益要低得多。他是他们的英雄,也是我的英雄。 

而巴菲特“投资低成本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的建议也几乎成为放之四海皆准的投资铁则。在如今美国的公募基金市场中,ETF形式的基金业占据着很高的比重。 

许之彦同样是被动型投资基金的忠实粉丝。“与美国市场中被动型基金高额占比相比,中国基金市场还相差甚远,这都是进步空间,随着中国市场有效性的逐步提高,ETF这种被动基金的市场会越来越大。” 

许之彦管理的180ETF从2006年3000点开始至今,年化收益率超过11.5%。 

而事实上,目前,全球资金从主动基金流向被动型基金的趋势已经日渐明显。 

“被动型基金和一个公募基金相比有些确定性的竞争优势,比如在主动基金超额收益逐渐更难获得的情况下,主动基金相对于被动基金的各种费用成本,究竟如何才能赚回来?”其实这个疑问,同样也是巴菲特看好被动型基金的主要原因。 

A股经历过2015年的异常波动之后,人气涣散,市场正在痛苦嬗变,而许之彦却认为,中国股市的2015年2016年现象是个例外,如果把这两年拿掉,可以看见中国股市的走势其实一个结构化的牛市,或者说,结构化的牛市实际从2012年就开始了,只是很多人不愿意相信。 

“2015年的市场是一个特殊环境的产物,不从那个环境定义的话。中国股市还是很有投资价值的。这取决于中国经济的强韧性,也从而奠定了指数基金长期向好的预期。” 


借助数学却不能为之奴役 

量化投资基金经理通常被认为是怪咖,美国甚至有过量化基金经理醉心于数学而“走火入魔”,在挫败感中心灰意冷自毁前程。许之彦会刻意规避这一点。 

许之彦多次对团队强调:不要过度的数据化。因为数学只是工具而解决的问题依然是一个社会问题,只有对投资的实质看透才能理解资本市场,包括对于中国特色资本市场解构的理解,也很难通过数学量化的去看。 

“你不是一个编程员,不是一个IT工程师,你要做的,就是要弄懂市场。投资只是工具,带来的效果和未来的生活才是重点。只有热爱生活才能热爱工作。” 

许之彦还采用金融读书会的方式,让团队成员参加到讨论中,他的部门的读书会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对读了的几十金融的名著都进行了讨论,包括索罗斯的《金融炼金术》,《财务背后的秘密》、《漫步华尔街》、《主动投资组合管理》这些书籍。 

所以,在许之彦的眼中,华安基金量化投资团队是一个“很嗨”的团队。在前行的路上,“嗨”生活,“嗨”投资。 



许之彦管理基金

WechatIMG20.jpeg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