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支持:

创富记往期回顾

18年债基抄底逃顶的秘诀     

作为全国首家“私转公”基金公司,鹏扬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6日,是经中国证监会批准成立的全国性基金管理公司。鹏扬投资成立不到五年,资产管理规模即超400亿元,累计创造的绝对收益超28亿元,成为中国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债券类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之一。
本期嘉宾:杨爱斌

鹏扬基金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复旦大学金融专业硕士,自1999年开始债券投资,拥有18年债券投资经验。 曾担任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第一届专业委员会委员、鹏扬投资总经理、华夏基金总经理助理兼固定收益投资总监等职务。

  • 观点1:精选价值成长股能够穿越牛熊
    首先要选择行业,选择景气度向上、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且其本身增长性较好的子行业,再在其中选择经营资质好的企业,不是说新进入或者外延并购的新企业,而是本身有确定性增长的企业。
  • 观点2:看好消费电子、定制家居行业未来股价表现
    我一直比较看好消费电子板块。市场普遍认为,消费电子行业已经相对成熟,智能机的保有量已经很高,在销量上并不会有多大的提升空间,但是我注意的是,智能机本身价格带来的提升以及智能机里面市场份额的变化。
  • 观点3:创业板不能一棒打死 会经历分化过程
    今年以来,创业板和中小板表现非常差,背后原因是很多创业板公司业绩大幅低于预期,导致整个指数表现都很差,但其实很多公司本身有好的业绩增长,但偏偏处于中小板或者创业板中,存在被错杀的情况。
  • 观点4:下半年难现趋势性机会 结构性行情明显
     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既不会大幅低预期,也很难继续超预期,所谓结构性行情更多来自于对上市公司本身业绩的把握,在宏观经济相对平稳的背景下,布局业绩高增长的公司,而不过分注重所谓的主题性投资机会,这样的话,收益就会相对平稳一些。
  • 点击查看全文

“中等身材、微胖,言谈平和”,文质彬彬的杨爱斌表情里透着一股坚毅,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他身上自带一种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气势。 

作为第一批从公募基金成长起来的专业债券投资者,杨爱斌在债市浸淫了近20载的时光,从平安到华夏,再到自己创立鹏扬投资,而后“私转公”成立鹏扬基金,债市虽然起起伏伏,但他却一次又一次转危为机。 

2013年,杨爱斌遭遇了自己投资生涯里最为凶险的境况。虽然在钱荒发生的时候成功逃顶,但由于四季度入场太早,他遇到了不小的回撤,“不过庆幸的是,当年的投资收益仍有1.65%左右,没有使投资人亏钱”,杨爱斌感慨称。 

18年磨一剑 公募债基第一人 

华夏基金是杨爱斌真正在债券市场大显身手,征战杀伐的起点。2005年杨爱斌加盟华夏基金,出任华夏基金固定收益负责人。彼时,华夏基金固收规模最高时达1100亿,是当时公募基金行业内资金规模最大的固收团队,据杨爱斌介绍,华夏基金的债券基金规模占当时公募债券基金固收总规模的比例接近20%。但在杨爱斌加盟之前,华夏基金作为社保基金的受托人之一,委托管理的债券投资业绩却比较平淡。杨爱斌加盟之后,华夏固收团队很快跃升为业内翘楚,并在2005年、2006年、2008年均获得晨星(中国)的基金奖/基金经理奖的荣誉,成为当时行业唯一获此殊荣的固收类基金。 

2008年是杨爱斌负责华夏基金固收团队以来的巅峰之年,也有他最引以为豪的债市成功抄底战例。那一年的全球市场巨幅动荡,国内也不例外,当时的A股哀鸿一片,宏观经济通胀率超过8%,在这种不利局面下,杨爱斌带领华夏固收团队做多债券,当年华夏基金整体固定收益投资业绩摘得行业桂冠,取得了业绩规模双丰收。“那个时候,你要下手去做多债券,还是要有勇气的。” 

2011年,杨爱斌离职创办了鹏扬投资,进军私募。不过,开始创业的他并没有扩展投资领域,仍然专注于债券投资。2012年是杨爱斌奔私后开始发行产品的第一个年头,当年鹏扬投资即取得接近10%的业绩;2013年钱荒来袭,虽然遭遇极端行情,鹏扬投资仍获得了正收益;2014-2015年的债券牛市,鹏扬投资连续取得超过平均约14%的投资回报;2016年10月,去杠杆引发债市暴跌,鹏扬投资成功逃顶保住上半年收益,全年逆势取得了3.66%的回报,这次逃顶也是杨爱斌自己引以为傲的经典逃顶战例之一。 

重返公募 试水多元化资产 

2016年7月6日,申请设立鹏扬基金获得证监会批复,杨爱斌再次回到公募基金领域。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成为了自己的老板,用杨爱斌自己的话说,现在属于重回公募的艰苦创业阶段。“自从搞公募了,我发现累得基本上没有自己的时间,原来还去打打网球,现在一个月都打不了一次网球了,没时间去锻炼。”杨爱斌半开玩笑的说,自己以前还会不时地去打一打高尔夫球,现在球杆在哪里都找不到了,恐怕早已生锈。即使闲暇时间,杨爱斌也要去看各种报告和专业书籍,根本顾不上其它娱乐活动。 

谈及从私募再回公募的原因,杨爱斌表示,一方面,自己在公募基金做了很多年,有一定的公募情结,另一方面,公募基金信披更透明,对于做债券而言,获得业务的机会更大。市场完全证实了他的第二点判断,鹏扬基金于今年5月份进行了进军公募后的第一次发行,鹏扬汇利三周时间募集了13.67亿元,鹏扬利泽四周时间募集了17.9亿元。彼时债市并无明显机会,鹏扬基金逆势超募,鹏扬汇利债基的认购者以个人投资者为主,在委外盛行的债基当中独树一帜。凭借多年的债市积淀和多次经典战例,债基成为了鹏扬的一张名片。 

然而,杨爱斌并不满足于此,他表示,单靠债券策略想把鹏扬基金这个平台做大是很难的,他想把鹏扬基金的产品线做得更全。今年8月,鹏扬基金募集了自己的第一只货币基金。在权益类管理方面,杨爱斌引进了原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资产配置处长卢安平,组建了业内一流团队。另外,鹏扬基金还引进了被动的指数管理团队、主动量化策略团队和负责FOF/MOM业务的多资产策略团队。杨爱斌希望未来做到主动股票、主动债券、主动量化、被动指数、多元资产五大策略协同发展,将鹏扬基金打造成一个多元化的专业资产管理公司。 

鹏扬基金目前管理规模370亿,杨爱斌表示实际上此前规模已经超过400亿,但最近一年的债券熊市和委外新政有所冲击,规模略有下降但总体保持稳定。对于未来,杨爱斌满怀期待。“我们希望未来能够实现规模扩张。” 

把鹏扬基金做到上市也是杨爱斌的计划之一。不过他表示自己并不喜欢新三板,如果要上市,他更看重主板。他表示鹏扬上市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筹资,主要是希望公司的股权价值有一个公开的、公允的定价机制。杨爱斌介绍,公司计划实行员工持股计划,如果公司上市了,可以给持股员工增加一个退出的渠道。 

猎豹般的投资技巧:果断出手 

“纪律为本、稳健增值”是鹏扬基金的经营宗旨,公司员工每个人的名片上都赫然印着这八个大字,这是杨爱斌的投资风格,也是鹏扬基金的投资风格。他认为自己从业以来,整体的操作风格是属于稳健型的,并没有非常激进。 

但杨爱斌并没有给自己完全贴上稳健的标签,他认为稳健和激进之间还应该存在一种灵活度。“当我看到市场真正的机会出现的时候,我和我的团队下手也是比较狠的。”杨爱斌举例说,2006年自己看空债券,带领华夏基金固收团队将债券全部出清,2008年又大举做多。杨爱斌对自己风格更准确的定义是,该稳健的时候稳健,该抓住机会的时候,也一定会果断出手。 

精准判断、果断出手的背后,是杨爱斌及其团队多年来形成的独特研究体系的强力支撑。鹏扬的债券投资体系,主要从三个维度去做市场判断:一是经济基本面,主要包括国际经济、国内经济、通货膨胀、货币政策等要素;二是资金技术面,主要包括债券供求、市场气氛、短期利率等要素;三是债券估值,主要包括绝对估值模型、相对估值模型、股票/债券估值、信用利差模型等。 

此外,随着近年来量化投资的兴起,鹏扬基金通过将过去的研究经验和成果模型化,力争做到人机相互促进,将决策水平进一步提高。“现在我们量化这一块已经试运行了一段时间,效果非常好。”杨爱斌透露。 

作为新成立的基金公司,杨爱斌表示,鹏扬的团队和国内最大几家公募基金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为此,杨爱斌大力引进高端人才,非常看重团队建设。据他介绍,在原本约30人的固定收益团队基础上,引进了股票、多策略、量化团队十余人,公司投研成员多数来自清华、北大等一线名校,底蕴深厚。 

对于团队成员的要求,杨爱斌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交易员细心是第一位的,而且要有好奇心,能够接受新事物,愿意和外面的人去打交道。对于投资经理,他更看重细化钻研业务、喜欢思考肯学习的人。他要求团队的风格不能过于激进,要遵循上述稳健灵活的投资原则。 

乐观看债市 配置价值凸显 

2016年9月4日-9月5日,G20峰会在杭州召开,全球主要经济体在汇率问题上达成一致,并宣布逐步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鹏扬敏锐地捕捉到了中国货币政策转向的先兆,成功出清债券逃顶。 

杨爱斌认为,债市在六月反弹之后,目前收益率进行了二次触顶。但是,时隔一年之后,站在今天的时点上,他认为债市最悲观的时刻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债券已经具备了非常好的配置价值。 

杨爱斌表示,短期来看,虽然国内外经济数据都不错,但他认为这不是复苏的信号,只是过去的信用扩张带来的结果,与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息息相关。一方面,金融去杠杆在逐步收紧对非银行金融部门的资金提供,会对债券的价格反弹形成抑制,但货币政策的收紧,更多的是要把需求也压下去。最近供给侧改革的加码推高了通胀数据,对宏观经济数据形成了支撑。他认为上述两方面的因素叠加,推升债券收益率再创新高。 

从去年年底至今,债市收益率上涨超过140个基点,市场较为悲观,担心收益率进一步走高,大家都不看好债券市场。杨爱斌则不一样,“但是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觉得现在肯定是有一个配置的价值,所以我们准备逐步进入这个市场。”他反其道而行之,表示在大家都很恐惧的时候鹏扬不看空债市,选择逐步地拉长组合的久期,进行战略配置。 

不过,杨爱斌还是延续着自己一贯的稳健风格,“在这个过程中要稍微控制一下节奏,耐心地等待政策落地,等待基本面指标的确定,一旦所有的指标都确认了,那我们就全力开始做多了。”杨爱斌陈述着自己的操作计划。 

在具体的券种选择方面,杨爱斌表示自己投资债券从来不看个券的表现,最主要的是组合的久期。如果非要选择券种的话,相对来说,他更看好中高评级的信用债以及利率债。他认为低评级的信用债,风险和定价目前还是不匹配的。 

杨爱斌表示,鹏扬上半年的组合久期维持在1左右,目前逐步提高到2,他预计下一步将提高到3-4左右,如果完全确认债市趋势性的做多行情,鹏扬计划将久期提到6左右。 

对于今年表现较好的可转债,杨爱斌的看法比较中性。他认为可转债和股票的关联度很大,目前看股市,总体的估值水平虽然不贵但也不便宜,由于正股估值并不便宜,目前参与转债支付的溢价可能太高。另一方面转债的供应量很大,对价格也有压制,所以鹏扬会采取低配的策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