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人:巫云峰监制:胡雯主编:仇霞编辑:鲍方 高君UI设计:宋鹏 陈子涵网页制作:盛维玮战略支持:灵犀智投

战略支持:

创富记往期回顾

阶段性投资看三大指标 

兴证全球基金2003年成立,以风险控制、长期投资、价值投资为理念,始终坚持”精品“战略。银河证券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兴证全球基金过去7年股票、债券投资能力均位居行业第1,累计获得公募基金金牛奖杯55座,获得金牛基金公司称号11次,属行业第1。
本期嘉宾:陈宇

曾担任过金融、地产、化工、食品饮料等行业研究员,拥有扎实的基本面研究经验基础,对周期、价值、成长等不同风格有独特理解和把控力。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方法,灵活配置高景气行业,精选优质个股,任职期间最佳基金回报近140%。

市场短期是投票机,长期是称重机。短期的暴涨暴跌反映地大都是市场的情绪,投资只有知道中长期的投资方向才不会迷路。在投资之前,陈宇认为投资者应该先心里有一个预判,明白未来什么事情会大概率发生,之后再去临场应对,不然当许多未预料的事件发生时就超出投资者能力范围了。

就拿券商来说,“常识”告诉大家的是券商历来可以作为市场动向的风向标,不过陈宇觉得长期从估值水平来看,即使做到高盛的级别,估值水平也不会太高。也就是说在可投标的愈加完善之下,券商作为投资抓手的作用或是下降的

其实类似的分析也适用于其他行业,对于一直以来被称为各路资金追捧的半导体行业,陈宇又是如何看待的?大家应该如何去理解盈利增长里面的增速、可持续性和质量?在分析企业时,理解其上下游公司会带来什么好处?跟随本期《擒牛记》陈宇找寻长期投资机会、甄选阶段性具备增速、可持续性和质量的企业。

市场最终给出合理定价

2020年上半年一直都是“吃药喝酒”的行情总体来说不差,紧接着从六月下旬市场突然爆发由券商牵头最后全市场普涨、1.7万亿成交量,然后在大家都认为被疫情压制的“牛市”来了的时候,市场马上又转入长达三个多月的横盘震荡。在7月这波“牛市”过后,虽然行情下来了,但是投资人的热情仍然高涨,时不时就想找到下一个风口。不过陈宇认为,拉长时间来看,市场永远是对的,短时间有时候会暴涨暴跌,但是时间拉长市场总会给予合理的定价的。所以归根结底,各位投资人还是要找寻长期的投资机会。

随着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以及人口结构的变化,大家越来越关注品牌价值和个人健康,所以陈宇相信“吃药喝酒”依旧是长期的机会,但是短期的波动实属正常。就比如通过这次疫情有很多防疫相关的公司赚了很多钱,有可能明年后年它的业务存续还会有所增长,但是盈利增速就会降下来,性价比也就相应会差一点,这时就应该考虑其他刚刚冒头起来的行业。

说起酒行业,陈宇觉得白酒是个非常好的行业。虽然直观感受好像这个行业跟现代科技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个行业好在它是一个局域市场,不用担心别国巨头的袭击,无非是要权衡长期收益和短期收益。陈宇说自己在工作时就会思考为什么大部分公募基金都跑不过茅台,而且茅台可以从过去到现在持续地上涨?回头看许多白酒企业,盈利质量稳定增长确实是非常优秀的,往后看长期仍然是不错的标的,无非是短期有没有弹性更强的品种可以做些许替代。

疫情最坏的时候全球都在大放水,市场也跟着“水涨船高”,但是许多人也开始担心如果水没了,那么市场会不会跌下去。对此,陈宇认为虽然股市的上涨和货币的发行有正相关关系,但是也不是说现在边际效应宽松稍微弱一点,就立马要断崖式下跌。不管是二级市场还是宏观政策,其实是一个连续变量,大可不必为了短期,就完全改变自己的看法。同时,无论是货币还是财政上面大方向不会改变,说明整个大盘不会坍塌。而且9月和10月的经济数据很好,这说明当时为了应对疫情而采取的货币和财政的宽松政策不是短期的事情,毕竟现在还有不少行业的就业有比较大的困难,所以即使边际减弱,只要不像2018年那种双收紧、国内外夹击的话,后面股市不会有系统性的断崖式下跌。

先预判,再应对

在大环境上企稳向好下,除了陈宇长期比较看好的“吃药喝酒”,近期陈宇比较关注以新能源车为代表的汽车行业和以家电为代表的中游制造业。这些行业大概是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去库存,到现在已经快有4年一直处于底部。自三季度开始,这些行业的数据环比和同比都比较好。对于新能源车来说,可预见性的渗透率提升说明其有很好的前景,同时投资者的预期会高、容忍度也会较高。

相信除了消费、科技和医药,军工今年以来的表现绝对令人深刻。陈宇认为在经历了2015年的资产重组,今年的军工行业是要出业绩的,而非主题性炒作。军工最典型的特征就是计划性比较强,款项都是预收款,所以遇到极端市场问题也不大。今年不管是从各种宏观还是微观,都可以感受到军工装备的提速,而且大概有4家左右的上市公司已经公告相关的订单非常饱满。不仅如此,在披露的三季报中,有好几家相关公司的业绩超预期。

好多人习惯性地把券商看作市场动向的风向标,不过对此陈宇认为在可投标的愈加完善下,券商的重要性和作为抓手的独特性在下降。有时当大家不知道配什么行业的时候往往会把券商作为看多市场的一个抓手,但长期从估值水平来看,即使做到高盛的级别,估值水平也不会太高。券商行业可以说是短期增强型,尤其是随着现在上市公司越来越多,上市的行业也越来越完备,投资者能找到比券商阶段性更好的行业,比如说过去的半导体,或者是新能源车。

自从国际摩擦日益激烈后,大力发展半导体行业也成为资本市场的口号,不断地资金涌入。其实像之前上市的半导体企业,其实很多业务不是真的半导体。在科创板上市以后,有一批真正做半导体公司出来了,这些公司的业务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可是大家不禁要问半导体行业存不存在高估?

至于半导体行业的现状,陈宇说:“国内的半导体行业本质上其实是作为华为的供应链的,因为只有华为在积极地推进国产公司产品的使用,所以在华为被禁尚未有新的进展,国产半导体的需求是受到抑制的,要等华为这个事情有了定论以后才能做投资判断。”

市场是一直在变化的,同时有投资机会的行业也在变。对于陈宇来说,感知行业的变化、挑出正在从底部朝上爬升的行业、选中一个好标的就是抵御风险的最好办法。比如说, 2017年在供给侧改革和基建大投资的背景下,房地产和基建两条宏观经济的主线表现是非常好的,与此相匹配的是当时比较景气的行业有白酒、建材。同时因为宏观在朝上走,所以利率也是朝上走,利率友好型的保险非常受益。2018年由于国外的中美贸易摩擦和国内比较少见的去杠杆,内外恶劣的环境导致宏观相关的行业压力都比较大,所以当时选择了一些与宏观关系不太大的行业,比如传媒,来规避宏观剧烈的下行。那么到了2019年又有些变化,华为、中兴被制裁后,他们寻找国内的替代厂商,所以像半导体,包括部分计算机非常受益。到今年其实是一个变化特别大的年份,从国内外的疫情,包括对华为的进一步制裁,其实给整个产业环境造成剧烈的波动,但里面仍然有一些行业是很好的,比如说光伏、新能源车,相应的公司盈利都还不错。

因此,陈宇表示,投资一定要先预判,再应对。相对预判而言,其实投资者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应对突发事件,比如说华为事件怎么解决,这些事情本身已经超过投资者的能力范围了。

增速、可持续性和质量

在投资风格上,陈宇更加倾向于右侧投资,所谓的右侧就是在逻辑推演下它应该会好起来,同时有一些趋势迹象,在趋势迹象得到一定的验证后,再去介入。这个时候有一部分人已经发现了转好的迹象,那么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来发现它,所以这个时候估值可能已经涨一点,同时可能会偏高。相较于左侧有可能会经过漫长的等待,或者说推演可能是错的情况,右侧投资更像是顺势而为。

在选择个股时,陈宇会把持仓层次分得比较清楚。对长期投资的品种会非常苛刻,对它的管理层、历史表现、回报率包括现金流会反复检验;但是对短期的或者说不是那么长期的品种,阶段性增强的品种,更看重它的盈利增长。盈利增长里面还有三个含义:增速、可持续性和质量。

股票是对资产未来价值的判断,债券可能更多是考察过去的还贷能力。股票是未来现金流的折现,所以判断成长可以说是第一要务,而增速就是决定成长的主要因素。

可持续性很难去判断,所以长期持有的品种最后一般都会落在大消费品或者是金融行业。陈宇认为,自从进入纸币时代,货币每年都在以大个位数或者是两位数在增长,这就意味着整个金融行业理论上应该每年有这么多的增长;对于消费品而言,只要人口不发生剧烈的萎缩,那么量是可以保证的,而售价能够跟上通胀的话,理论上来说也应该是每年增长,所以这两个行业有永续增长的可能,别的很多行业很难提前预判。

投资多年的人肯定都对收益与回撤的相互平衡深有体会。追求高收益一定会牺牲波动率是客观事实。向下波动无非是两个原因,一个就是自身的恶化,或者就是大盘的系统性风险。如果挑选正在向上爬升的行业,自身恶化的概率就比较低,所以向下波动的概率不一定会比别的行业要大;如果是大盘的系统性风险,说实话是很难提前预判和回避。所以陈宇的做法是尽量挑选质量优秀的资产。控回撤是一个结果,而不是提前预判的手段。

除了增速、可持续性和质量,陈宇在分析公司时还会重点关注其上下游企业。陈宇说:“有的时候上下游是有时间差的,理解这种时间差就可以抓到下一个机会。比如在一些周期性的行业,特别是有强烈价格信号的行业,其实有很好的指示。再比如说长周期的大众品牌行业,如果出现全行业的剧烈亏损,而且持续了两三年,一旦下游需求开始起来,就是一个很好的提示。”

最后,其实对于板块的频繁轮动,无论是普通投资者还是专业基金经理都很难摆脱诱惑与情绪波动。对此,陈宇认为,虽然这些难以避免,但是投资还是要回归基本面,不断地用数据来填充自己对公司和行业的理解。因为只有不断地摄入信息和数据,自己的投资模型才会越来越接近事实。

往期回顾

《擒牛记》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