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私募频道 > 私募访谈 > 正文

“机器狼”黄灿:从理工男到私募冠军的逆袭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7-05-04 10:36:11 来源:私募排排网

  提到量化投资基金经理,私募圈中的普遍印象就是又帅又时尚的“海归”欧巴。非金融科班出身的他,最开始进入市场时,连量化交易听都没听说过,却凭借着自己的天分和努力,从单打独斗到团队作战,管理规模从开始的一千万到今天的12个亿,黄灿成就了从一枚普通的“理工男”到私募冠军的人生传奇。

“机器狼”黄灿:从理工男到私募冠军的逆袭

  误打误撞,结缘量化

  跟时下很多优秀的量化投资基金经理不同,黄灿既非金融科班出身,更没有华丽的海外名校背景或者知名对冲基金公司的工作经历。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系的他,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也并没有直接接触股票或者期货的交易,而是在一家软件公司做了3年的系统开发与维护工作,之后又在保险公司做了1年的系统维护工作。

  2007年初,黄灿第一次踏入股票市场,与众多散户一样,最开始黄灿只是抱着玩票的心态,追涨杀跌,盲目迷恋于一些技术指标。

  狂热的追寻过后,沉寂下来的黄灿开始冷静思考一个问题:这些技术指标到底是不是有效的?计算机出身的他,打算亲自动手来验证这个答案。

  “我在当时做了一个工作,我把当时所有的股票数据全部都下载下来,因为我自己是软件工程师的背景,所以这个对我来说很简单。把数据下载下来之后,我再把这些技术指标写成代码,然后拿历史数据一一去测试,去验证这些技术指标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效。当我验证了这些指标以后,很可惜,我发现这些指标大多数都是无效的,只有少量是有效的,当时还有一点小失望。”

  彼时的黄灿并不知道,其实他所做的这些工作,就是量化交易最基础的工作。还是一名“程序猿”的他,根本不知道量化交易是什么,这个词他连听都没有听过。

  时间一晃,来到2010年,中国推出了股指金融期货,黄灿决定转型,不再去研究股票,开始尝试做期指的套利交易。不过一开始并非程序化。等他发现需要用程序化去做交易,那大概是2010年底的事了。而转投程序化交易的根本原因,是速度问题。

  “下了一单之后,觉得第二单跟不上,这个时候我意识到,必须要有程序来帮我完成这个动作”。于是,从事软件开发工作的黄灿就这样开始着手开发自己的程序,这一弄就是三个月。

  因为不是金融科班出身,在开发交易系统的过程中,黄灿最大的阻碍就是对金融技术和工具的不了解。凭借着对投资的热爱,黄灿开始努力去学习新的知识,很多东西在书本中学不到,他就去请教市场中交易经验丰富的前辈。

  随着交易系统的渐渐完善和成熟,这时量化投资在国内市场也热起来,黄灿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做的是量化交易!

  时至今日,当年黄灿开发的这个程序化交易平台依然是盛冠达持续盈利的关键。“平台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无法被轻易复制。”

  套利策略赚得第一桶金

  有了自有系统做为工具,想要通过程序化交易取得业绩,关键还是要看策略。

  黄灿在自己以往的炒股经历里深深知道,从主观交易或者趋势交易中赚钱太难。当然,这也是因为黄灿自己本身是做程序化交易,并不擅长判断趋势。而另一方面,做套利需要同时抓两个单,而程序化会比手工操作要快一些,而这恰恰正是他的优势。于是黄灿决定从一开始就选择套利的模型。而事实也证明,他的选择非常正确。

  随着自主开发的程序化交易平台第一版上线,随后经过“程序员”黄灿不断调试修改,直到2011年5、6月间,程序稳定了,能够开始持续盈利了,资金也随之而来。

  “我们也算是运气比较好,一开始做期货时就实现了盈利。2011年时我们不但是盈利,而且是稳定盈利,一个月22个交易日,可能只有一两个交易日是亏损的,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盈利的。”

  正是这样的一种盈利手段,让当时的一些投资者非常感兴趣,黄灿因此也迎来了自己管理规模的第一个一千万,也是自此为开端,走上了专业投资之路。

  从“程序猿”到“机器狼”

  时间一晃,来到2013年,黄灿决定投身私募江湖,开始招兵买马成立私募公司。

  一开始,黄灿原本打算邀请一些同样是IT出身的同学过来帮忙,但是这些“程序猿”因为不了解投资,所以也没办法相信黄灿所跟他们描述的量化投资的未来前景,纷纷推托不来。黄灿没办法,只好跑去人才市场碰运气。

  “当时在人才方面确实很难找,我面试了很多人,只要是水平还不错,然后又愿意加入的,那我就先让他加入到我们团队,然后慢慢培养。我会教他投资是怎么回事,交易系统是怎么回事,数据是怎么回事,还有管理系统是怎么回事,然后再进行深入培训。这种培训是基于是业务推动的,当我面临问题的时候,我会给他一些指引让他去解决,让他在解决过程中成长。其实培养一个精通金融软件的工程师,可能一到两年的时间也就足够了。”

  2013年12月,盛冠达资产成立。经过将近四个月的筹备,2014年3月,倾注着黄灿和他团队满腔心血的第一只产品正式公开发行了。对于黄灿而言,这只首发产品的成败关系到公司以后的命运。当时的他,可谓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由于黄灿坚持以低风险、中收益的套利策略为主要的投资方向,第一只产品的运作非常成功,一炮而红。而黄灿低调做人,实在做事的风格也让他在量化套利市场形成了非常好的口碑,也由此获得了“机器狼”的美誉。

  “‘机器狼’这个名字是我一个好朋友取的,他是一个记者,在14年我们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对我做过一些采访。我在他眼里是一个纯粹的理工男,专门只会倒腾机器,用计算机写代码,所以他干脆给我取个了外号叫‘机器狼’。我当时一听这个名字,我自己还挺喜欢。然后在14年底和15年我们陆续发行了一系列以机器狼的名字来命名的产品,这一系列产品的净值也都表现得非常好,所以渐渐的这个名字就传开了。”

  历经回撤,更加成熟

  评价一个策略的优劣,除了看总收益以外,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就是最大回撤。对于黄灿而言,回撤的意义远大于总收益。在2012年到2014年的投资生涯中,黄灿总共经历过2次比较大的回撤,是教训,更多的是启发。

  第一次回撤发生在2012年4月底到5月初。

  “当时在4月底的时候我们的账户开始出现亏损,到5月初的时候出现2%的大回撤。这次大回撤,是因为连续盈利之后,信心膨胀,人工加重了仓位。这个回撤让我们重新反省自己的交易策略,也就是从这次之后,我们开始严格执行风控,收益开始趋于稳健。”

  第二次回撤发生在2014年3月份,在调整模型算法时意外发生。事后就黄灿的分析来看,主要是由于社保基金的入场,导致市场升贴水结构从3月份之前的大贴水转变为3月份之后的升水,以往策略逻辑的基础也就发生改变,而黄灿当时没有对模型进行及时调整。

  “因为我们在2013年优化了算法,该算法使我们跨期套利的体量可以突破传统瓶颈,大增到1.5亿,平均每月收益能达到1.7%-1.8%。但是,到2014年3月份的时候,我们的模型开始出现回撤,在达到模型止损位的时候开始止损,持仓量太大导致我们的止损操作使得市场更加向我们不利的方向移动,最终回撤的幅度超过了2%。”

  这两次回撤对黄灿而言是非常宝贵的经验,促使他进一步优化了模型,使交易策略更加完善,收益也更加稳健。“没有经历过大赚大亏的交易历程是不完整的交易历程,如果你一上来就一直在赚钱,那你的交易经历是不完整的。”

  遭遇股指“黑天鹅”

  量化交易的两大痛点,是策略失效与黑天鹅事件。2015年监管层对股指期货的限仓调整对量化私募而言可谓是一次不折不扣的“黑天鹅事件”。

  “9月2日的股指新政出来后,沪深300指数期货成交量大幅回撤,我们的股指策略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那时如果你是赚钱的,那你是赚了运气的钱;如果你亏钱了,应该是亏损了很多。这种‘黑天鹅’事件对于量化交易来说是一个很头痛的事,现在市场上没有特别好的方法来完全规避黑天鹅。”

  即便有股指期货受限这一不利因素,2015年黄灿依然取得了超50%的业绩表现,对于套利策略来说,实属不易。事后总结,黄灿认为,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系统和经验。

  相较于市场上很多量化交易团队采用第三方平台,盛冠达自主开发的平台能够让他们在交易中保持独特的交易理念,避免了同质化。“基于交易系统之上的策略独特性是我们一直以来都有的核心竞争力,以前是,现在也是。”

  同时,黄灿在国内股指期货市场上的交易经验是能够取得优秀业绩表现的另一重要因素。“每天虽然程序自己在跑,但是我们每个交易员还是会盯盘,会看市场,根据市场的变化产生一些新的想法,这也是我们策略优化信息的最基本来源。”

  经验为团队带来的是强大的信心。2015年,在期指波动率突然提高的时候,经验让黄灿的团队“嗅”到了潜在的风险,而且经验带来的谨慎使得他们没有为了或有的更高收益诱惑而加仓,而是选择了持续减仓。

  “这两点,再加上一点运气,造就了我们2015年的优秀业绩”。

  另辟蹊径,涅槃飞升

  相对一个公司而言,单一策略的风险很大,股指限仓新政后,黄灿也开始极力开发和测试新策略,一是防范风险,二是增加新的盈利模式。

  “股指限仓虽然让我们短期内会受到一定的冲击,但对于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来说,但后面的发展空间将会更大。”

  同时黄灿也意识到,盛冠达的股指策略和模型库相对来说比较少,只有是三到五个左右的模型,被限仓之后,模型库的重要性也逐渐凸显出来,所以盛冠达的投资团队在2015年吸纳了多位量化交易成员,研发股票策略、CTA的策略、内外盘套利及海外策略。在策略的研发上,黄灿也有着严格的标准。

  “不同的策略上线需要符合的条件是不一样的。首先自己要清楚你的策略赚的是什么钱,盈利逻辑清晰,不能一测能赚钱就上线。达到这个条件我们才会去研发这样的策略,策略最终能上线主要是看收益预期和预期回撤,风险收益比要达到一定的条件,这个条件并不是一个固定的数,是会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比如2015年收益回撤比肯定要达到6到7倍才能上线,2016年可能达到2到3倍我们就会上线。”

  作为国内股指期货市场最早那批参与者之一,在开发多种策略模型的同时,黄灿也在积极尝试一些新的品种,比如商品期货中的有色金属、黑色系跨期套利,将策略在商品期货品种上做过尝试,最终发现,在具有金融属性的贵金属品种上,波动特征最为吻合,于是,贵金属套利成为了盛冠达另一个具有竞争力的投资方向。

  “17年以来我们的产品中表现最好的应该还是套利类型的产品。比如说我们贵金属套利系列的产品截止到今年4月底应该是有12%左右的收益了。”

  辉煌已经铸就,未来仍在远方

  依靠着自己在量化套利领域独有的核心竞争力,黄灿正在思考的,绝不仅仅是“生存下来”,而是更远的未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量化投资其实是最近几年才在中国兴起,毫无疑问它是未来的一个投资方向,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一定是会孕育出很多优秀的企业,甚至很多伟大的企业都会在这个行业里面诞生。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如果信心遇到问题,那我觉得最初的初衷可能就会坚持不下去。但是如果你坚持这个信仰,有信心一直坚持下去,那我觉得五年以后、十年以后,可能你就能站在量化行业的第一梯队里面。”

  要想站在量化行业的第一梯队里面,成为国际一流水平的专业化对冲基金,黄灿深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和他的团队用了大量的时间来学习海外市场的成熟经验和技术,总结海外经验用于国内市场。

  “虽然我不是海归派,但是我有很多朋友和合作伙伴都是从国外回来的,在跟他们交流和工作的过程中我也学到了很多先进理念。不可否认海外的投资体系非常成熟,但如果照搬到国内市场,我认为会存在水土不服的因素,这也恰恰是我们能够成长到今天的原因。回过头来看,恰恰是因为我接触了海外的这些投资理念,同时因为我自己常年处在国内,非常了解国内的市场,所以两者一结合,才有了我们今天的成就。”

  套利一个很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市场不够成熟。随着市场越来越成熟,套利的机会会越来越少,收益会越来越平滑。对此,黄灿也是处之泰然。

  “业绩趋于平淡化是一个行业发展过程中一定会面临的现象,所以投资者在选择一家投资公司的时候,也必须额外考虑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创新能力和研发能力。因为市场一直在变,作为一个优秀的交易员,必须不停的学习,不停的感受正是如此,我认为不管是70、80还是90后,不管年纪多大,这个市场是什么样子,学习能力和应变能力是核心竞争力,也是我们团队培养的理念。时时刻刻要保持一种学习的心态,对市场保持一种敬畏的心态,如果在一个品种或者一个策略上赚钱就骄傲自满,你就会有失败的时候。”

  人生幸福的标准之一,就是能干自己喜欢干的事并以此为生,对黄灿而言,量化投资提供了这种可能。

  从一开始凭借对交易的兴趣,黄灿进入了这个行业。一晃数十年过去了,黄灿凭借着汗水和努力,铸就了属于自己的辉煌。于他而言,更美好的未来,仍在远方。

 

责任编辑:高君 RF13786
点此10秒开户 基金超市 股票型|债券型|混合型|指数型|货币型

注: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 金融界基金超市共2824只基金,全场购买手续费1折起!

更多> 股票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更多> 混合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每日爆款 新手专享
新手专享12%约定借款利率
30
投资期限
3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历史年化收益9%-17.75%
500元起投,申购费1
8.0%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180
可投金额 0
8.0%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180
可投金额 0
9.0%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365
可投金额 0
基金收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