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类公募人事变动传递了什么信号?跨界管理或强调“择时”

  公募旗下港股基金经理兼任私募专户基金经理现象增多,凸显了市场对港股预期的增强。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多家基金公司披露了港股主题的公募基金经理兼任私募专户基金经理的情况,其中不少港股基金经理的人事兼任发生在港股的至暗时刻。业内人士认为,公募基金经理兼管私募或与“公转私”关注时点选择的情况类似,同时去年四季度超千亿资金南下,也意味着公募基金可针对机构客户开发更多的港股私募产品。

  港股公募基金经理频频兼任私募专户基金经理

  基金2022年四季度报告显示,多只公募QDII基金经理披露了兼任私募专户基金经理的情况,其中有不少产品的人事兼任均出现在港股的至暗时刻,业内人士认为,在港股市场的关键底部频频出现公募兼任私募的人事调整,凸显了机构客户与基金公司对港股市场的一致性做多预期。

  大成港股精选QDII基金披露的四季度报告显示,基金经理柏扬除管理港股主题的公募基金外,他还兼任管理5只私募以及1只其他组合产品。尽管柏扬管理的两只公募基金的规模仅有3.8亿,但他实际管理的资金规模远超这一数据,该基金披露基金经理柏扬管理的5只私募及1只其他组合的合计规模接近56亿。

  此外,南方沪港深基金、中欧港股数字经济QDII基金也披露相关基金经理的兼任私募的情况,南方旗下基金经理黄亮除管理22亿的公募基金产品外,还管理接近3亿的私募组合,中欧旗下基金经理曲径管理的公募基金产品合计规模接近65亿,同时他也兼任私募专户的管理,曲径管理的一只私募专户组合规模为3.38亿。

  引人注目的是,在港股的底部关键时刻,管理港股公募产品的基金经理开始频频出现兼任私募产品的人事调整。华夏港股通基金披露的信息显示,基金经理李湘杰此前只管理35亿的公募基金产品,但他在2022年11月16日开始兼管两只合计9亿规模的私募专户,而该基金旗下的另一位港股主题基金经理黄芳也在2022年11月底开始管理一只千万级的私募产品。

  此外,还有基金经理此前只从事私募专户产品的投资管理,但在港股市场持续走跌后,相关基金经理开始同时管理私募与公募基金。北方一家基金公司披露旗下一位基金经理此前只管理私募专户组合,但在去年也开始兼任港股主题的公募基金经理。

  基金跨界管理或强调“择时”

  公募基金经理可兼任私募产品的管理,起于2020年的一则政策。

  2020年4月,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基金经理兼任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投资经理工作指引(试行)》(以下简称《兼任指引》),指引中规定,满足条件的权益类公募基金经理可以兼任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投资经理。具体条件包括5年权益类基金投资经验、管理产品数量不超过10只、3年未受行政处罚等等。根据相关的指引规定,为确保兼任基金经理具备充分履职能力,《兼任指引》指出,需合理调配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公募基金和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数量,原则上不超过10只(完全按照有关指数的构成比例进行投资的产品除外)。

  考虑到兼任公募与私募的基金经理需要考虑市场口碑,因此在跨界管理另一领域的投资组合时,或将更加注重时点的选择。

  “兼任私募组合产品的管理,和公募基金经理奔私一样都比较看重择时。”华南地区的一位公转私基金经理曾对此评价称,公募基金经理不希望在一个连续上涨后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考虑到第一次做“这件事”,都会希望选择相对容易的时候。

  2022年的公募基金经理人事变动也表明了这一点。Wind数据显示,2022年公募基金行业共有超过320位基金经理离任,其中包括林森、肖肖、崔莹、袁芳、董承非、葛晨、周应波等各大公募的明星基金经理、顶流基金经理,而这些明星基金经理离职后的去处多指向私募机构。

  深圳地区一位基金公司人士曾告诉记者,公转私的基金经理非常注重离职时间点与A股市场的趋势表现,往往在市场低位离职进入私募后发产品,这是事业成功的关键。显然,与公转私具有“择时”特点相似,公募基金经理兼任私募组合的管理,公募基金经理也希望在私募产品的兼任一事上,选择更好的进入时点。

  机构客户对港股产品需求大

  以目前港股的市场状态看,2022年正是公募基金经理兼任私募产品的最佳时刻。

  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全市场基金产品最近三个月反弹表现的前20强,几乎被港股主题基金包揽,表现最佳的主动型港股主题基金最近三个月净值涨幅已超过40%,而在春节期间1月26日、1月27日连续两日的市场表现看,港股市场的反弹热情还在进一步激发中。

  业内人士认为,在港股关键的底部时刻,港股主题的公募基金经理频频开始兼任私募组合,在相当大程度上指向了对港股廉价筹码的认可,这些公募港股基金经理所管理的私募组合产品,其投资方向在相当概率也指向了港股。

  关于港股市场的机会,招商港股通核心精选基金经理白海峰认为,港股市场在政策带动下,预期和投资者风险偏好出现明显好转,带动市场出现明显反弹,看好低估值、低波动、大市值、高股息的银行、运营商股票以及受益于稳增长的基建类股票,在进攻类资产配置上,增加配置短期高景气度和受益中长期经济转型发展的电力运营商、能源等板块。港股新经济龙头在市场流动性冲击后,股价回落明显,估值处于低位,长期配置价值突出,组合也适度增加了相关标的配置,通过对优质企业基本面全面深入研究,选择经营稳健业绩良好的优质股票构建投资组合。

  “南下资金在去年四季度买入港股超千亿元是一个关键信号。”长城港股通价值精选基金经理曲少杰则认为,这反映了部分机构资金对港股低估值带来的吸引力的认可,随着我国经济将会逐步修复,消费和出行复苏,地产销售稳住并好转,经济活力回升,整体经济触底回升,国内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有希望保持适度宽松,港股的中国资产在全球横向对比中更具吸引力。

  显而易见的是,南下资金去年四季度在港股市场买入超千亿元,某种程度也使得基金公司得以向机构客户推出相关的港股私募专户,从而推动公募港股主题基金经理兼任私募组合。

关键词阅读:公募人事变动

责任编辑:仇霞 RF10075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
全部评论
金融界App
金融界微博
金融界公众号